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露中】卜

※ooc高能预警(复健中)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突发奇想

“听说先生通晓天文地理,能卜各种人事。”
  “不问生死。”
  王耀抿茶,暗中打量了眼前身着军装,有着一头淡金色短发的男人。他的军衔不算太高,半张脸埋在围巾后面,可以看出他在笑。一闪而过的紫色光芒藏在他的眼眸里,莫名觉得深不可测。
  “听说先生解决了不少问题,每一位问卜的客人都满载而归。”
  “何足挂齿。”
  男人的身体藏在厚实的军大衣内,披风上沾着的雪粒被温暖的炉火烤化,滋滋地融进柔软的羊毛里。
  屋内点着几盏宫灯,窗户上挂着刺绣帘子,上好的茶叶在小巧的茶杯里打着旋儿,冒着香气,冬夜的冷冽进犯到窗口便戛然而止。
  “您要卜什么?”王耀的脸在昏暗烛火的辉映下有些朦胧。
  “卜过自己吗?”
  “没有,行有行规。”王耀摊开算筹。
  “在这之前我不信这些东西,我更相信我自己的实力。来到这里也是因为,有人控告您是个间/谍。”伊万的脸上仍然是和蔼的微笑。
  “所以为什么不给自己卜一下?”他的右手拨弄着眼前的算筹,碰撞声在夜里格外清脆。
  【可怕的男人】
  王耀面无表情:“我更愿意相信您并不怀疑我,不然您怀里那把枪早就出来完成它的任务了。”
  “哦?”伊万脸上的笑意愈发不可揣测。他身上藏着凛冬的杀伐,表面却有一幅平易近人的模样。他起身披上披风,推开门之前转身补上一句:“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您猜的一点都不错。”
  两盏茶还冒着热气,却没能盖住言语间的揣测。王耀收整散乱的算筹,一言不发地慢慢饮茶。
  生逢乱世,刚刚离开的人却有晋升之相。不过这与他无关,更紧要的是,他要知道是谁在暗处诬陷他。
  雪还在击打窗棂,结果却已经明了。王耀耳边突然响起一句:“卜过自己吗?”
  战争宣告结束那日,王耀一如既往地品茶,没有任何胜利的喜悦。沉重的门被推开,走进一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他身上血腥味更浓,军衔也更换了好几次。
  “都说你算的准,那我为什么要来你知道吗?”伊万的脖子上依然缠着围巾。
  王耀很想翻白眼,伊万这些年来总是会寄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完整的熊皮,一张乱涂乱画的纸,一根残旧的水管……王耀总觉得伊万是随手抓到什么就寄什么,尤其是写满鬼画符的纸,他总觉得是什么阴险的诅咒。
  伊万当然不知道王耀在想什么,那张纸其实是他写的情书,直白翻译过来就是“变成我的吧,王耀。”末尾他突发奇想画上的♡,被王耀当成了某种诅咒用的特殊图案。
  一次次血的洗礼后,伊万总是会不由自主想起那次见面,王耀过分好看的眉眼藏在朦胧里,那画面就缠了伊万很多年。等待可不是他的作风,他应该用一些手段去满足自己,把王耀锁在身边。
  于是现在,他来实现目的。
  “变成我的吧。王耀。”
  这些年王耀也不是白过的,他自然想知道伊万在干什么。算来算去,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爱在伊万身上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强烈。
  有时候他抱着卷轴躺在躺椅上发呆,脑内是那次见面时泛着冷气的和蔼男人。就连他泡茶时,总觉得水面上倒影着伊万藏在围巾后面的脸。王耀到最后索性瘫在床上自暴自弃:“好烦阿鲁。”
  伊万自己回答了答案,倒也是他的作风--强烈的占有欲。
  “把我们算在一起吧,王耀。”伊万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容,伴随着一个深吻。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