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all蔡】结婚欺诈师

  【梗源】 @萌公子
( all蔡 结婚欺诈师蔡居诚出卖色相诈取钱财,将各小攻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故事)
ooc预警
内含萧蔡,郑蔡和邱蔡。玩弄感情注意。

爱情对于蔡居诚意味着:循环往复的油腻情调,喋喋不休的索取和牢固的面具。
  还有它漂亮外套下的铜臭味儿。
  男人们说到底是追求着“求而不得”的乐趣,又或者可以说是享受心知肚明的玩弄。等到白昼来临,猎物吞吃殆尽,自然会有下一个久远的目标成为甜蜜的毒品。
  在迷乱的灯光中他寻找到了新的目标,虽然上一个对象还意犹未尽地想要争取这颗游荡的种子在他贫瘠的土壤里发芽,但时间确实要停在三天前了。
  于是感情显而易见的邱居新,自己掉进了陷阱。
  蔡居诚背地不屑地讽刺邱居新是个榆木脑袋,他的感情太直白,别看表面似乎冷酷无情。要套住他的心,什么东西都能给倒出来。如果自己不是商业间谍,恐怕武当都能被搞垮。当然,如果有人花钱请他这么做,他也不会拒绝。
  邱居新经常会傻乎乎地跟在他背后,有时候一句话也不说,上来就是生啃硬咬。这点总让蔡居诚想把他踢开,但人不能跟钱过不去,总之他还是会推着邱居新的胸膛,欲拒还迎地舔着邱居新的耳垂,在他耳边拉着声调说:“你总是这么心急。”然后解开自己的衬衫,露出一截光滑的皮肤,把邱居新压在自己的身体上,极尽所能调戏他。
  在这么下去要死了!蔡居诚脑袋钻进水里又出来,墨色的发丝湿哒哒黏在额头上。榆木脑袋根本不需要调情,根本就是轻而易举到手的人肉提款机。
  邱居新搂着他,暗沉的眼睛里都是他的影子:“跟我结婚吧。”
  做梦。
  蔡居诚抬头亲吻邱居新:“怎么说你也是武当的人,跟我结婚名声不好。现在这样不好吗?”
  手臂紧紧缠住邱居新,柔软的发丝撩着邱居新的脖子,三下两下火就上来,便全然不顾先前的话题了。
  蔡居诚看着账户里面又是一笔巨款,丢开手机冷笑。
  郑居和自然注意到了后辈的夜不归宿,他没废多大功夫就找到了目标。然而他的目标也没闲着,自然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一拍即合。
  蔡居诚出现在郑居和面前时,他正在跟服务员争执一套西装是否适合他。蔡居诚自然不是什么艳俗的人,他的审美在生意的熏陶下拔高不少。那套西装穿在他身上,背后的郑居和眼神一暗。
  于是蔡居诚弄清楚了,郑居和跟邱居新完全是两码事,他也不在意要不要脚踏两条船,反正都是逢场作戏,多一个少一个,钱只要到他手里就行。
  当晚蔡居诚便拒绝了邱居新的邀请出现在某个宴会上,面容严肃地跟郑居和碰杯。
  郑居和冷笑,低头在他耳边说:“装的不错。”
  蔡居诚眉头一皱,随即展开:“比不上你,老狐狸。”说罢,还在他耳边吹了口热气。
  事情显然顺理成章地继续下去了。郑居和虽然看似爱理不理的,掌控欲极强。于是他的身体平白多了鲜红的吻痕,但蔡居诚知道主动权还是在自己手里的。
  郑居和是不可能忍住的,毕竟自己也没有放过在他身体上留痕的机会。这样反而更加刺激郑居和蹂躏蔡居诚,激烈的掠夺下,炽热的胸膛和魅惑的眼神,都成为了催化剂。
  他开始疏远邱居新,他知道这种关系的变化反倒会让邱居新的追逐愈发猛烈,横竖都是自己赚钱。
  这日他受郑居和的邀请出席一个宴会,见到转向走廊的郑居和,自然是识相地跟了上去。结果一转角,碰见面色冷酷的邱居新。
  妈的郑居和。
  蔡居诚咬牙切齿。
  不过既然郑居和掏出了这把刀捅他,他全然没有掉头就跑的道理。他深知郑居和的心性,料定郑居和不过是想独吞他罢了,一个优秀的猎手自然不会放任猎物被人共享。但是对于蔡居诚而言,他失去了一条财路。
  蔡居诚的表情转的很快,他径直走向邱居新,一把抓住了邱居新的衣领:“小混蛋,跑这里蹲我是不是?”
  邱居新露出了他想要的反应:“跟我回家。”
  蔡居诚立刻跟在后面,狠狠摔郑居和一个脸色。
  他了解邱居新要胜于郑居和,邱居新有的是越刺激越不服输,表面还不会显露的冷静和给串糖葫芦就会跟着他跑的幼稚。哪跟郑居和这个老狐狸一样,需要精明和明枪暗箭,还需要自觉的若即若离。
  郑居和脸色一沉,他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欺诈男人成性的人挑衅了。
  可现在问题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离不开蔡居诚了--从他决定把邱居新从蔡居诚身边赶走时。
  蔡居诚收到了另外一笔巨款,他并不着急,郑居和这个人,报复全当吊他胃口。
  现在不就来求他了吗?
  他觉得还欠些火候,怎么说也是险些被人断了财路。三五回合,他瞄准了萧疏寒。
  邱居新是块儿榆木,萧疏寒就是个冰块,在他身上找不到情色的痕迹。风闻他儒雅有礼,不涉情事,蔡居诚便计上心来,成功地混入了萧疏寒狭窄的交际圈。
  在萧疏寒常去的天台上,他把酒顺着脖子倒进衬衫的开口里,醉醺醺地往萧疏寒身上靠。
  好一个柳下惠。
  当他感受到萧疏寒把他往外推的力度时,他便愈发贴的紧,絮絮叨叨自己早就酝酿好的悲惨台词。一边哭诉遇人不淑,一边忏悔要痛改前非。萧疏寒动了凡心,抗拒慢慢停止。
  机会来了。
  郑居和看到蔡居诚挤在萧疏寒怀里的画面时,脸色铁青。
  活该。蔡居诚翻了个白眼。
  太阳日常升起,蔡居诚伸了一个懒腰,背后的萧疏寒鬼使神差抓住了蔡居诚的发丝。只见阳光从蔡居诚身上溢出,炽热又被再度点燃,蔡居诚不无满意地品味着,回头看向萧疏寒。
  他心底冷笑:下一个目标又是谁呢?
  

评论(7)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