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all蔡】天行有常

  警匪paro
  某局局长大人萧疏寒,某局思想危险分子邱居新,某局非常不(xiang)听(ri)话匪帮蔡居诚。
  【妈耶修罗场真是心头白月光啊】
  在屏蔽的边缘试探.jpg

  【傲&慢】
  蔡居诚拽了拽领带,泄出一丝酒气。西装向来不是什么喜欢的东西,与他而言一点等级分明的意味都没有。
  他一拳锤在墙上。
  上次身处于不可逾越的等级中,还是在半年前,不,或者更久远,仇恨已经侵犯了他的记忆,连些喜欢的都已经模糊了。
  是警服。
  想过吗?最令人骄傲的警衔。
  它的纹路慢慢复杂,更加雪亮耀眼。
  然后被拔下。
  扔在地上。
  狠狠地。
  踩踏。
  “生来美好的东西是要被破坏的。”不知道谁告诉他的,最后成了箴言。
  踩在地上的不是那两片地位的象征,是他,是蔡居诚独有的尊严。
  渴望与某人并肩的尊严。
  带着潜藏的傲慢。
  【嫉&妒】
  邱居新看着远方的车水马龙,厚厚的卷宗丢在一边。他抿着嘴,把玩着一个玻璃瓶。
  褐色的粉末四处翻滚。
  “点香阁那里又出事了。”
  他亲爱的师兄在那里兴风作浪,目的只有一个。
  萧疏寒,你再看看我。
  就算恨我。
  “嘭!”玻璃瓶狠狠摔在了桌面上,粉末炸出一片烟尘,散散落在卷宗上,污浊了上面最显眼的照片。
  那是他最喜欢的人。
  蔡居诚在笑,是他没见过的,不可一世的张扬埋在蔡居诚的眼角,嘴角勾起的弧度掖着骄傲。墨色的短发规矩收在帽子里,眼里躲着落跑的星光。
  在那片迷醉的汪洋里。
  映着萧疏寒的脸。
  【色&欲】
  总统套房前,浑身酒气的蔡居诚和面无表情的邱居新剑拔弩张地对视。
  “邱警官这是来查房?”
  蔡居诚扯着令他不安的领带,仿佛这条昂贵的领带成了什么致命的绳套一样,紧紧勒着他的脖子,大脑也被搅乱。
  “查人。”邱居新伸出一只脚绊住房门,手里晃着警官证。
  蔡居诚的瞳孔蓦得变大。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他曾经最渴望的象征,现在在他最恨的人身上发着光。
  成刀,成刺。
  一下下把他捅得鲜血淋漓。
  然后告诉他。
  你看,没了你,萧疏寒还会有其他人。
  还是你最恨的人。
  “你……”
  “嗯。”一把粉末糊进了他的嘴里,苦涩。
  “邱居新你他妈……”
  蔡居诚狠狠地摔到床上,邱居新一把扯开警服,分开他的双腿,充满侵略性的眼神上下游动。
  “我想你。”邱居新撕开蔡居诚的西装,他知道蔡居诚并不在意,在意的只是被他丢到一边的警服,还有萧疏寒。
  那自己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不对。
  蔡居诚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绝对不能让给别人。
  绝对。
  蔡居诚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发烫,烧灼他的理智,烧灼他的三观。邱居新变了,变强了,变的更沉默了。
  他妈的更禽兽了!
  身上斑驳的红印带着铁锈味儿弥散在房间,那条折磨人的领带终于被扯下,回到了某个终点,执行另一个任务。腰部猛的抬起,一股清凉贴在他最不愿意想到的地方。
  “邱居新!放开!”蔡居诚双腿被压成“M”形,门户大开。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石楠花的味道挤满了房间,那浓郁的雄性气息压的蔡居诚喘不过气。凶狠的物件在横冲直闯,眼泪和口水在汹涌澎湃,天地间一切都在燃烧,在喧闹,在制造快♂感。
  可是身躯已经破败了,灵魂被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压到匍匐在地上。
  对他说。
  你有感觉。
  你很舒服。
  你在享受。
  【暴怒】
  纷纷扬扬的照片。
  令人震惊的尺度。
  不可置信的主角。
  萧疏寒罕见地发愣。
  有一些东西早已经被打破,而他却还停留在老地方,固执的以为天行有常。
  天、行、有、常、
  荒谬!!
  那不是梦…
  他的弟子坦白说:
  我喜欢师兄,师兄喜欢师父,怎么办?
  怎么办?
  他的弟子说:
  我不可能放弃师兄的。
  蔡居诚被一辆车带进了警局,身上还有刺眼的伤痕。
  天、行、有、常、
  何为“常”?!
  是看着蔡居诚一点一点被……
  那当然不会是自己想要的。
  【贪婪】
  房间内,自然有微风细雨般的关怀。
  萧疏寒现在明白,邱居新把他当成假想敌,就是因为身下这个正在低声呜咽,身上泛着可爱诱人的潮红的蔡居诚。
  天行有常。
  兜兜转转,蔡居诚还是回到了这里,回到了他的怀抱里。
  不能离开。
  他已经破了他的道,着了一个魔。
  一个名为“蔡居诚”的魔。
  却心甘情愿。
  邱居新站在门口,还是面无表情。
  天行有常。
  这么多年,蔡居诚还是回来了。
  但还不全是他的。
  他一步一步走到床前,低头,轻轻吻着蔡居诚。
  月光下,恍惚中,蔡居诚看到邱居新的嘴唇动了动。
  “师兄,我喜欢你,就算你喜欢师父也没关系。”
  天行有常,终会回到起点。
  得失平分。
  至少蔡居诚回来了,以后所有的隐忍都会慢慢偿还。
  他要让蔡居诚感受到,他比萧疏寒更爱他。
  从这一刻,没有硝烟的战争打响了。
  

评论(10)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