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all蔡】针锋

  大概是个掌门,郑居和,嗯嗯师兄争夺高(ao)傲(jiao)蔡蔡的修罗场故事。
  没错我来踩lof的x点了嘻嘻。
  车,当然是,儿童代步车。【关爱老年人】
瞎姬霸乱写。

  (一)
  “我从来不打算在你面前说后悔。”
  邱居新面无表情地把蔡居诚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他越是这样,蔡居诚越觉得自己被他牢牢掌控在一张网里,慢慢束缚呼吸,扼杀理智,手脚扭曲死在里面。
  从他被关进点香阁这面折射人性的镜子里那一刻,武当的恩恩怨怨就无限放大,再放大,日日夜夜撑着自己,告诉他。
  蔡居诚,你不能倒下。
  从未料到邱居新会来这里,那种日夜积攒的恨意刹那间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然而却被他难以形容的眼神生生逼了回去。
  蔡居诚听见邱居新说:
  “嗯。”
  三棍子就打出来个“嗯”
  “我来看看你。”
  狼心狗肺,虚情假意。
  “我想把你赎回去。”
  不需要。
  “我喜欢你。”
  ………
  去死
  (二)
  “邱居新…”郑居和假装不经意提起了自己的师弟。
  萧疏寒拨琴的动作没有停下,低声问了一句:“怎么?”
  “有人说他出现在点香阁,要把居诚赎回去,结果被居诚用酒碗砸破了额角。居诚在点香阁。”
  居诚在点香阁。
  郑居和还是一幅温和的微笑。
  居诚在点香阁。
  萧疏寒的动作一滞,琴弦断裂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
  居诚在点、香、阁。
  萧疏寒恍惚间想起了蔡居诚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刚从后山领回来的他还是带着奶猫般的怕生,一步一步蹒跚着跟在自己后面。每每一回身,水汪汪的大眼睛就会仰视自己,软乎乎地叫师父。
  蔡居诚慢慢的长大,仰慕的眼神却丝毫没有发生变化。只是那双眼睛的高度慢慢高过了自己,但是满溢的仰慕却柔化了压迫感。日复一日,萧疏寒便不再在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蔡居诚的眼神就变了。或许是他领回邱居新后,或许是他看在蔡居诚天资聪颖便放心不管之后,总之现在…
  蔡居诚在点香阁
  一个不该在的地方。
  “师父!你看看我啊!你看看我啊!”
  那便是最后一次仰视。
  (三)
  郑居和端坐在房间内,还是一幅温和的样子。
  他的资质相比起两位优秀的师弟,稍微差了一点。但是在处理武当大小事物上,自然是少不了他。
  “麻烦你了。”
  在武当弟子眼里,郑居和是个好好先生。
  萧疏寒和蔡居诚被蒙在鼓里,邱居新勉强,毕竟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眉眼之间是冷冷的敌意。
  不,还有一个,萧疏寒。
  可笑他清心寡欲,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发现蔡居诚的心思。
  郑居和看在眼里,邱居新也看在眼里。
  没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多了个不存在的竞争对手。
  小小的较量而已。
  弟子上来汇报时,他一字一字刻在脑海里:“邱师兄被打破了额角,是…”
  是蔡居诚。
  “是要把蔡师兄赎回的样子,被拒绝了。”
  果然是蔡居诚。
  “不要在掌门面前提起,下去吧。”弟子的眼神犹豫了一下,还是告退。
  如果让萧疏寒知道会怎么样?
  还是自己太能忍耐了。
  (四)
  “你怎么又来了?!”蔡居诚作势要把花瓶砸在邱居新脸上,邱居新轻轻挡下:“师兄…”
  “闭嘴!”
  “要是让师父知道呢?”
  “你!”蔡居诚没了脾气,咬着嘴唇颤抖着身子:“别告诉他…”
  “嗯。”邱居新上下打量蔡居诚,一步一步走上前,解开了蔡居诚的衣服。
  “只有抢先一步,蔡居诚才会彻底属于自己。”
  红色的丝线缠上手腕,勒出一道道青紫。秉着这般念头,邱居新不会停下探索的脚步。皮肤上斑驳的浅红,急促的呼吸,咬牙切齿的声音。
  是属于他的。
  郑居和坐在窗台上,还是一幅温和的样子。
  “师弟果然心急。”
  这不是最后一步,不是。
  邱居新没有理会自己的师兄,在蔡居诚震惊的眼神下狠狠发泄了自己的欲望。
  萧疏寒在门口。
  他说什么?蔡居诚的视线慢慢模糊,唯有口型朦胧印在脑子里。
  萧疏寒说:
  混账。
  (五)
  “你把他推上去,再推下来,摔在地上,就坏了,没人要,这样他就是你的。”
  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邱居新还记得郑居和这么告诉他,全然没有师兄该有的正经思想。
  算好的。
  邱居新起身,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该我了。”
  郑居和一点一点覆盖上自己的痕迹,蔡居诚疼的呜咽,咬紧嘴唇。萧疏寒就在那里看着,还是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
  但是门关上了。
  我的。
  腰部的青紫面积越发大了,他要把肖想多年的忍耐一次性发泄才算够本。告诉他,告诉这个心高气傲的师弟。
  “我忍了很多年,以后慢慢还。”
  还有邱居新的,还有萧疏寒的。
  那可是你最喜欢的人啊,他在看着你。
  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吗?
  (六)
  萧疏寒看着衣衫尽褪的蔡居诚,没了平日的心高气傲,瑟缩在床角,身上是两个男人的争风吃醋。
  这不是该发生的。
  绝对不是。
  “师父,你看过居诚的眼神吗?”
  没有我,没有邱师弟。
  都是你。
  “武当发生这样的事,师父要怎么处理?”
  萧疏寒看着蔡居诚惊恐的眼神,慢慢的,不带一点凶狠,轻柔地抚慰他。
  那就一起污辱师门。
  “看着我。”
  雨点般的轻吻落在了皮肤上,软软拂过,滚烫的痛觉慢慢消失。
  你们不该这么对他,他只是心高气傲罢了。
  只是心高气傲。
  (七)
  “蔡师兄回来了。”
  “嗯。”
  “都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华山的钱还没收。”
  两人驱赶着前来凑热闹的弟子。
  正殿内,蔡居诚软倒在萧疏寒怀里,涂着清凉的药膏。
  “我们下手不算晚,算狠。”
  “那是你。”
  “彼此彼此。”
  郑居和端着一碗汤,邱居新手里拎着一根糖葫芦。

评论(13)

热度(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