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流疾时期的爱情(5)

 over撒花 

一切都像他们希望的那样进展着,叶修血红色的红斑终于覆上一层薄薄的肉色,最终深入脓血内部凝结成痂。虽然脖子上零零碎碎粘着大片深褐色痂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但无论如何,叶修的确度过了危险期。
  在接受完最后一针药物之后,叶修身上的管子被一根根拔下,换上了许久没有穿过的病号服。几个月来的折磨让他的身形越发消瘦,他看着镜子里类似枯枝的手臂撇嘴。护士又告诉他结痂是不能揭掉的,只能等自行脱落。
  这样的自己真是……
  韩文清急匆匆地赶往叶修的病房,按照跟进情况今天叶修已经停止了药物干扰,可以脱离一直禁锢他也禁锢自己的透明囚笼。
  韩文清推开房门,就见洗手间的门开着,一个瘦削的人背对着他。他放慢速度,像是对待什么珍贵而脆弱的宝物一样,一步步慢慢向洗手间走去。
  他走的很轻,走的很慢,恍惚间他看到了他跟叶修这几个月的纠结与无奈,欢喜与希望,当终于可以亲手触摸这个隔着玻璃还不忘跟自己调笑的青年时,韩文清从来没有打算克制。
  韩文清的手从叶修的两臂与身体之间的缝隙穿过,搂上枯瘦的腰,把头埋在了叶修另一侧颈窝处,炽热的呼吸喷洒在细腻的皮肤上,惹起一大片火红。
  “老韩,痒。”叶修没有回头,看着镜子里他们两个纠缠的身影微微一笑。他也在感受来自韩文清的温度,这个每天都在陪着他的alpha,凡事都优先考虑他的alpha,严肃但是不失可爱的alpha,从这一刻开始,里里外外,完完全全,都是属于他的。
  韩文清抬头,嘴唇在叶修的脖颈处蹭,许久他终于一手把叶修的头扭过来,轻轻地吻了上去叶修顺从的转身抱韩文清,高大而健康的身形衬托自己越发寒碜。韩文清的额头抵在叶修的额头上,双手从脖颈一直慢慢往下滑,滑过锁骨,滑过胸膛,滑过腰线…
  “还没摸够?”
  叶修低笑着握住韩文清不安分的手。
  韩文清的鼻息喷洒在叶修的脸颊上,熏的两个人都有些脸红:“几个月呢,一次补回来。
  “着急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叶修径直吻上肖想已久的嘴唇,唇舌交替间爱情也相互交换。叶修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来自属于韩文清独特而迷人的红酒味,虽然韩文清并没有释放信息素,但他好像已经被洗礼了一般,完全属于对方。
  一个月后才算过完了观察期的叶修,光着脚站在地板上伸懒腰。换上新衣服后,他摸了摸已经脱落大部分结痂的脖子,歪头踢腿,活动僵硬了很久的四肢。
  韩文清站在门口,双臂交叠。叶修腾腾腾跑过来给了个熊抱,顺便揩了一把油。韩文清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沉脸,但眼神充满温柔。
  “你不回去吗?”
  “我等你下班。”
  “我今天轮休。”
  韩文清牵着叶修的手,在路人纷纷围观之下走出了医院,他今天没有穿白大褂,而是一身简明利落的白色T恤衫加黑色长裤,越发衬托出属于韩文清独一无二的气场。
  韩文清带着叶修上了自己的车,七拐八拐到一片远望可以看见海的小区。这里有一套韩文清的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不大不小,两室一厅,结构巧妙到里面有多少留给未来儿媳妇的成分就不得而知。
  韩文清推开门,侧身让叶修进去。叶修站在玄关的地毯上,四处打量韩文清的住处:“哟,跟你人一样,干净利索。
  韩文清推着叶修走向客厅的落地窗,那里可以清晰的看见远处繁忙的海港,低飞的海鸥,嬉闹的人群和稀薄的云烟,一派人间好景色。
  “这儿环境不错,又临着海,空气也好,楼下也有超市,虽然是海港但是也不吵…隔音玻璃。”
  叶修听着韩文清突然像卖房一样自夸,转身冲着韩文清一笑:“卖房呢?”
  “咳咳,”韩文清脸上飞过一丝红:“我是说,我想换张双人床。”
  这次轮到叶修脸上飞红。
  他再不明白韩文清的意思他就是傻瓜,韩文清这是拐弯抹角的想跟他同居。虽然进展快到他他也有些惊讶,不过只要是韩文清…
  只要是韩文清。
  叶修的嘴角勾了起来。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买下了,请多关照。”
  一束阳光突然打在叶修的脸上,叶修浑身都透着暖意。韩文清想都没想答应到:
  “好。”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