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流疾时期的爱情(4)

水成咸鱼(嘤嘤嘤  


过了一个月,当政府宣布药物将用于临床实验时,韩文清把通告文件反复看了很多次,看到原本锋利的边缘被手心激动而冒出来的汗液打湿而黏软才停下。
  这一个月叶修过得是相当不好受,那块阴魂不散的红斑已经蔓延到了他的锁骨附近。脖子附近的皮肤已经几近透明,青筋在血红色的幕布下越发狰狞。护士不得不把他病号服剪除,叶修光着上半身躺在容器里,脸色惨白。汹涌的麻痒侵蚀着他的神经,令他不得安睡。
  即使这样,叶修始终没有抱怨过一句。韩文清每天去的时候,也是微笑着在等他。
  韩文清趴在玻璃上,日常摘下面具的动作被叶修敲敲玻璃示意停下:“我又严重了,别摘,知道你长什么样了。”
  韩文清的手在后脑勺处停了一下,透过厚厚的面具,他看着叶修虽然虚弱但是依然充满希望的样子,还是没有丝毫犹豫的摘下了面具。
  “才没有。”
  “哈?”
  “我今天没刮胡子,你见过吗?”
  韩文清摸了摸下巴的胡茬,早上由于急诊科缺人手,值班的他还没来得及收拾就奔去了手术室,折腾到现在又急着回来见叶修,自然没有时间打理自己。
  叶修噎了一下,韩文清哪学来的撩人技术。
  不过韩文清下巴浅浅的胡茬,还有淡淡青黑的眼圈,一切都让他觉得新奇,他见惯了一个月的衣冠楚楚韩文清,丝毫没在意其他面的韩文清。
  面前是鬼门关的叶修,头一次产生了对死亡的恐惧感,他没有经历过韩文清的其他面,也没有亲吻过韩文清,甚至还不曾亲手碰触,一切一切都让他觉得自己很亏。
  叶修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有些黯淡。
  他这个小动作被韩文清发现了,韩文清回敲玻璃低声说:“上面说要临床实验了 ,如果成功,我一定让你第一个恢复。”一如初见时的坚毅眼神,再次成功地打垮了他的灰暗。叶修觉得,自己折腾这一次还是赚了。赚了个男朋友不说,还是这么可爱的一个男朋友。
  “所以,等我。”韩文清往叶修头部方向移了移椅子,认认真真地隔着玻璃向叶修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殊不知韩文清这一个月也是相当难熬,他只能看着叶修的病情加重却无能为力,只能做到挤时间多陪陪叶修,只剩下了无尽的等待和满怀的绝望。当他知道叶修可以恢复的那一刻,天知道他有多激动。
  叶修直愣愣地盯着头部上方浅浅的唇印和它的主人坚毅却深情的眼神。过了许久他低笑到:“你这样,你这样还真是让我没办法。”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涌动的窘迫,他恢复了一贯的调皮本性,抬起手指在身上游走,轻盈地跳过一根根管子。韩文清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随着叶修的动作移动,呼吸一滞。他头一次看清了叶修的皮肤,因为体温过高而微微发红的皮肤细腻诱人。
  韩文清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穿越玻璃,落在引发狼性的源头上并亲密接触。他握紧了拳头,告诉自己不能莽撞,调整呼吸后他的额头挤压在玻璃上,鼻息喷上玻璃模糊了他的双眼。
  “别闹。”
  “哈哈哈,老韩是不是脸红了?”
  “………”
  不得不离开病房后,他走向了院长的办公室。虽然文件已经下来了,但他没办法了解具体情况。
  “韩医生这么上心药的事情吗?”院长笑吟吟地碰着茶杯坐在椅子上。他的办公室因为病患增多,临时改造成了病房,他也就顺道兼任了查房的职责。
  “嗯,什么时候才能下来?”
  “别着急,咱这里可是试点医院。听说已经在路上了,不过数量有限,你是想……”
  “omega本身就少,我希望先紧着omega使用。”
  “临床还有不稳定性,这事儿可不能轻易…”
  “实验室阶段已经过了,临床的不稳定性已经大大降低,虽然必须考虑人体情况,但是研制阶段也必然考虑到了omega身体的情况吧。”
  “这么上心omega,我想想,是看上谁了吗?”
  韩文清呼吸一滞,神色也不自然起来:“没,怎么我也是个alpha,自然是要考虑到omega的问题吧。”
  “行了,你肯定要考虑下终身大事的问题,都28了啊。”
  韩文清嘴角抿起,一脸不自然。
  等到药回来,韩文清带着厚厚的手套,小心翼翼地拿出足量的剂量来到了叶修的病房。他手里还紧抓着跟进情况用的表格,祈祷结果一定要想他想象那样。
  “老韩也会紧张吗?”
  “会,只要跟你有关就会。”
  “……”叶修总是被韩文清的直白闹个脸红,但他就是喜欢韩文清被他欺负后的直白,心甘情愿沉沦其中。
  护士在一旁搭输液用的管子,往里面填充药剂。正要打进去的时候,叶修突然出声制止。
  “等一下。”
  “嗯?”
  叶修哈了一口气在容器上,他举高右手艰难地在玻璃上写了几个字。
  韩文清看的很清,以至于多少年后他都忘不了那几个透着坚毅与欢喜的字。
  “我爱你。”
  韩文清想都没想地摘下了护士要求他不能摘下的面具,眼睛盯着叶修一字一句认真说到。
  “我也爱你。”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