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流疾时期的爱情(1)

寒假复健【终于滚回来了】
ABO设定,医生韩x病人叶
【才十几天没碰同人就感觉自己要被挂(什么x】
看完《霍乱时期的爱情》的脑洞【放心老韩怎么可能渣←_←】


这场流疾猝不及防且来势汹汹,很多人前一天还在安慰身边患病的朋友或家人,今天便没有预兆的倒下。政府启动了紧急措施,一时间白色的制服在大街上随处可见,隔离的隔离,消毒的消毒,闹得鸡飞狗跳。网络上也充斥着大量真假不明的报道,带动名为“恐惧”的凶猛病毒植入了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韩文清站在玻璃窗前,阴沉沉的天空似乎预示着一场浩劫。他的手里是沉重的隔离面具。三个空洞的圆孔和冰冷的金属材质,宛如木乃伊般的扭曲造型。
  消毒水的味道是刻在医生骨子里的,无论怎么样都盖不住。他皱了皱眉,带上面具。手里的病例表往腋下一夹,大踏步向下一个病房走去。
  查房本来不是他的本职工作,负责查房的都是对病人信息素没什么感觉的beta护士们。然而灾难不分性别,以致医院陡然少了不少劳力。他这个信息素有些霸道的alpha被迫身兼多职,每次查房前都不得不给自己来上一管抑制剂。
  “霸道”的定义是他的同事所下,至于原因似乎还跟气场有关。这倒也是,红酒味的信息素本身是醇厚浓郁招人桃花的设定,在他身上活生生熏陶出了烈酒的味道。连他的同事都会扼腕叹息这么好一个五好青年怎么成了钻石王老五,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近人情,但只要深入了解可是一个适合成家的男人。
  但他还是单身了28年。至今还是没有一个omega或者beta愿意深入交流的。
  叶修被关在一个特制的透明容器里,身上是连接各种仪器的大大小小的管子。原本就是稀少的omega,正常情况下也会被当成vip对待,特殊时期更是上了一层楼。他已经记不清多少医生护士在他面前转来转去,也不记得被测了遍多少体温。流疾来的多严重他大致能从护士们的只言片语揣测出来,日益攀升的死亡人数也让他惊讶不已。
  他还没认认真真考虑过如果自己抗不过去会怎么样。昨天朋友来探望的时候他还在朋友苍白担忧的面色下开玩笑:“我要是死了,债务就由你来继承。”
  被朋友又气又急的反驳呛回去之后,他盯着天花板好一段时间慢悠悠保证到:“我不会有事的,绝对。”
  发现自己感染是在一星期前,他不退的高烧引起了周围人的不安。确认之后随即便被转入了特殊病房,直到昨天朋友获准来探望为止,他没见过一个熟人,也不知道时间的流逝。
  今天似乎是一个alpha来查房,beta护士们加厚了抑制剂的浓度,液体随着一根细小的透明管子注入体内。叶修不由得感叹自己的地位,虽然这并不是他需要的。
  韩文清推门前确认了一下面具是否正常,旋即走入病房。不大的病房里横着圆柱形的容器,里面一个修长的身影安静地躺着。韩文清走近,他看到了面色苍白却莫名透出活力和希望的叶修。护士们见韩文清来后便各忙各的纷纷离开,一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叶修抬起插着输液管的左手叩了叩玻璃,眉眼弯起,声音似乎带着刚醒的慵懒:“你好啊,alpha医生。”
  韩文清夹着病例表的夹板顺着胳膊滑到了手里,在宽大的手掌上转了几转才堪堪被捏紧。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这个满溢苍白灯光的房间因为这个微笑突然满园春色,冲破了一直以来压抑在他心头的紧张感。厚厚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让韩文清一瞬间有些感谢面具挡住了他的崩裂。过了很久,面具后面传出一个闷闷但是深沉的声音:“你好,叶修。感觉怎么样?”
  “没怎么样呗,刚刚体温下降了一点,把护士小姐高兴坏了。”叶修微微动了动僵硬的身子,由于身上那些日夜陪伴他的管子,他只能维持着平躺的姿势:“生病可真是件让人难受的事情。”
  韩文清思考片刻,不知道怎么回复他,只是低声来了句:“会好的。”他像是立下一个誓言一样庄重,又重复了一句:“会好的。”
  “嗯,我知道。”叶修的眉眼又弯了起来:“所以紧张什么,你可是个alpha啊。”
  韩文清弯下腰,面具抵在了透明容器上,两眼全是叶修的样子。
  “我才没紧张,一定会好的。”
  “好的医生。”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