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赵佶x王希孟】起手江山

      “希孟,朕要给你看什么?是这大宋举国财力,还是泱泱文士?不,这些都不是,朕要的,是大宋的千里江山。”
  “若真是如此,陛下要的是长久的大宋江山,还是……”
  “十三年后的靖康之耻……”
  【一】
  要说王希孟看不透青绿里面是什么,那是不可能的。或许从他迈入画院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明白,自己是不会在这里待太久的。
  再漂亮的颜色,底下也是乌烟瘴气混浊无度的黑。
  太师蔡京公然贪腐,满朝文武视而不见同流合污。皇上日日潜心画作,全然不闻朝廷之外哀鸿遍野。
  “陛下,臣有一事……”
  “来,希孟,这踏花归来马蹄香,你有何见解?”
  昔日庄周梦蝶,不知是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如今他画蝴蝶,不知是看清浑浊世道还是甘愿沉沦无形香气。
  沉沦,沉沦。
  梦不知归处。
  【二】
  “来,希孟。”
  他看到的赵佶,早已失去了君王该有了威严,每日都用轻柔的语气呼唤他的名字,向他展示世间的绮丽瑰宝。昔日君王以天下养母,独今日之赵佶以天下养王希孟。他受不起,却无能为力。
  青绿,是多少匠人,踏遍多少群山,采挖多少矿石,淘洗不知多少遍,方堪堪溶于一洁白素碟,供他起手江山。
  “我王希孟,画的是江山,藏的是万民。我王希孟不负陛下教诲,特许下三愿:一愿陛下寿与天齐,二愿大宋千秋万代,三愿此画永不失传,昭我大宋千里江山。”
  墨色为底,勾的是深藏于心的爱意。
  不负陛下。
  头绿染纸,染的是千秋万代的美梦。
  不负万民。
  次绿渲染,浸的是无处发泄的抑郁。
  不负江山。
  群青收笔,收的是跨越千古的流传。
  亦不负我。
  【三】
  “狂妄至极。”
  凉凉四字,把他王希孟从江山之上,拽进深渊之下。
  诗曰: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昔日的和蔼成了穿心的利刃,昔日的黄袍成了君王的象征。他千不该万不该忘了一句话:伴君如伴虎。
  “臣,臣想再看看那幅画……”凝噎的语音,赵佶已经听不出来了。或许赵佶心里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怜悯,或许赵佶心里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威严,或许……
  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不正是像当初他走进画院所预知的那天,哪怕深渊也不也曾信誓旦旦绝不后悔。
  如今…
  此后的靖康之耻…
  他在画室里想了很多,这张画里满满都是赵佶的身影,对他王希孟而言,这不是江山,是赵佶。
  起手江山,只因爱恋。
  “我王希孟,生于此画,止于此画。”
  【四】
  “陛下!那王生,那王生他……”
  “朕看得清。”赵佶收画,拂过厚重的色彩。
  “朕是保不住这画了,太师,朕将它赏赐给你,好生看管。”
  到底还是有着不可告人的自尊,不愿告诉他人自己是连心爱的人都守不住的落魄帝王。哪怕千秋万代背负骂名,不理国事也好,冷酷无情也好,独独不能有半点他不爱王希孟的嘲讽。
  事已至此,多少时光尽是一句“亲授其法”。
  惊鸿略千年,倏忽天地间。
  奈何院下人,本是画中仙。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