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收收银员吗混吃等死那种(番外)一起来写同人文吧

@姬川离 请签收ORZ【写的超级不好不好不好(无限碎碎念)】 
开新坑!开新坑!
文风还是一如既往的迷
感谢支持

俗话说得好无事可做就无事生非,由于人类瞬间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手机和电脑等一系列可以消遣的电子设备,郁闷至极的楚山孤决定,秉着一个网文大手的基本素养,她还是写点东西算了。
  写什么好呢?
  陷入沉思的她坐在一张桌子前涂涂画画。
  那可不要紧,路过的严遂看到那张认真的侧脸立马就被惊艳到了,他觉得自己的女神已经下凡等着他捧着自己的小心脏去疯狂夸夸夸了。
  跟韩文清他们不一样,严遂是一个相信命中注定的人一一大概是因为年少就被送去少林寺锻炼或多或少受了佛教影响的缘故。
  同时他还是有着“纯洁少男不可告人的羞涩の小秘密想法”的单身狗。
  楚山孤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她思来想去大手一挥就把笔拍在了桌子上,严遂立马心惊肉跳差点大喊女神真是力拔山兮气盖世。
  “那就韩文清跟叶修的狗腿事吧,美滋滋。”得到了灵感的楚山孤笑的跟花一样一一那只是严遂的个人看法,实际上跟贼笑一样的笑容是他这个直男不会理解的。
  于是,严遂开启了漫长的纠结要死的单相思之路。精不过叶修,他自然知道这个相处了很长时间的纯情直男在想什么,于是他……
  选择看戏。
  “老韩啊,哥是过来人,这条路…还是要靠他自己去悟啊~”叶修看着严遂时而笑的花枝招展时而心情苦闷到成死人脸的变脸,笑死在老韩怀里。
  “阿嚏。”严遂打了个喷嚏。他揉揉脸,一脸委屈巴巴。
  韩文清还是很耿直的,他走过去拍了拍严遂的肩膀:“喜欢就去追。”
  “好疼QAQ。”这是严遂第一反应。
  “什么?!不敢不敢,别瞎说啊,远观不可亵玩。”一一一单相思直男三连。
  韩文清是什么,行动力爆表教科书。就在当天下午,楚山孤正在写大纲,就被拽到了严遂面前。
  呵,男人。
  楚山孤看着严遂的哭包脸,甩了甩头发就窜了一一开玩笑现在正是她文思泉涌的时候,谈恋爱什么的先扔一边。
  《我所知道的韩叶》
  楚山孤美滋滋的看着这个题目,一开头便停不下来。“在书中,韩文清是威猛霸气狂拽炫酷社会我警哥,叶修是糊里糊涂被拐跑然后死心塌地跟着掉不了的小弟收银员。他们一路过关斩将,期间当然少不了韩文清手撕丧尸【不可能的】刀砍丧尸营救处于危险之中的叶修,叶修立马五体投地死心塌地大喊男神万岁的狗血剧情。”
  楚山孤写到飞起,完全没有注意叶修飘到了自己的身后。
  “经过这些事情之后,叶修彻底迷恋上了韩文清,于是千辛万苦准备告白的那一刻,叶修被咬了。韩文清自是一番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山盟海誓,两人相依相爱共度男♂关。叶修顺便神转折走上废柴拯救世界的道路,从此扬眉吐气6的一批成为世界的霸主,最后得出结论一没有没有用的叶修,只有上错了床却找对了对象的叶修。”
  “哟,扯得不错。”叶修凑过去看了又看,盯着楚山孤试图让她感受到什么叫“OOC”的鄙视。
  秉着“无所谓反正我不要脸”的同人精神的楚山孤,被撞破这点小事是不可能掀起大风大浪的。
  于是她写的更欢了,严遂却躲在角落里哭卿卿。叶修思来想去,他威胁【坑蒙拐骗】到:“这样,你看楚山孤现在非得要写不可告人的东西,你去把稿子偷回来,我就帮你追她。”
  严遂背负着极大的罪恶感去偷稿子,然后被楚山孤发现,差不多是吊着打♂。
  “QAq我不是故意的啊!”哭成大小眼的严遂立马认栽。
  直到叶修知道严遂成功追到女神那天,他还是不明白严遂到底在房间里偷稿子时发生了什么一一最后楚山孤走出来:“老叶,不用你帮忙,他追到了,我继续写。”
  哭着告白还是不要说出去了我觉得丢脸一一严遂
  这个直男还是蛮有趣的一一楚山孤
  接下来自然是韩文清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跑去严遂家里养花做戒指准备求婚,然后一边被嘲笑一边尽可能轻手轻脚编出了花环戒指。
  于是此后若干年叶修一直被公开处刑,楚山孤把韩文清编戒指的过程描绘的感天动地感人至深狗粮不浅,严遂干脆充当了说书先生把过程吹的到处都是还不忘了夸他女神写的真是妙。
  叶修走到哪里都是羡慕嫉妒的目光包围着,小孩子干脆把这本书当成了记录开荒一代故事的历史书,围着严遂逼他讲故事。
  叶修蹲在韩文清身边一脸惆怅的说:“老韩,你说我是该高兴好啊还是该忧伤好。”
  韩文清看着远处被孩子们包围的严遂,想来想去,他索性低头把叶修的唇含在嘴里细细描摹形状,然后把叶修搂在怀里在叶修耳边说:“让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的,也好。”
  “行行行,哥本来就是你的。”叶修眉眼弯弯,抬头吻了回去。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