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收收银员吗混吃等死那种(16)我是抗体,先生。

♡注意妥善使用tag
♡被小伙伴夸了很不好意思emmm
♡小红心小蓝手走一波儿

这场大雨比他们想象的要长,整整下了两天,并伴随着炸耳的雷声和刺目的闪电。这期间韩文清和叶修他们只能缩在仓库的角落里,靠着背包里为数不多的食物和水紧巴巴过日子。
  当然,少不了两个人吃着吃着嘴就啵儿到了一起;少不了叶修往韩文清身上赖,尽管大家身上都是汗水混着灰尘的臭味;也少不了韩文清由着他赖,让严遂生不如死地喊着:“辣眼辣眼,欺负单身狗!”并祈祷佛祖能给他留一个妹子追着他冒星星眼。
  好在第三天大雨转为了零星小雨,他们才得以准备物资。
  工程车体积庞大,耗油量自然也比一般汽车要多。严遂有些难过的是由于挖土机的可用空间太小,装不下必备的柴油一一重点是他们不需要柴油,也装不下他们三人。所以严遂想要开着挖土机前往首都的梦想算是彻底破灭了。
  韩文清最后选择了卡车,他们三人齐心协力把仓库里的汽油桶转移到卡车上,并严严实实地盖上塑料布后,三个人挤到了小小的驾驶室里。
  望着窗外依然灰蒙蒙的天,严遂罕见地发了呆。
  “想什么呢?”叶修张开五指在严遂眼前晃了晃。
  “我在想顾温和楚山孤她们啊,留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严遂嘀咕:“还有啊你们两个天天啵儿的,撕都撕不开,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QAQ!”说着说着居然有些哽咽。
  叶修笑出了声,他揉了揉眼睛,拍了拍严遂的肩膀:“等着,哥给你找妹子。别担心她们两个,他们不会对女人怎么样的。”说着就习惯性摸烟,发现自己为了装食物已经把私藏的烟全部丢在了警车里,不由得暗叹一口气,被迫戒烟的滋味真难受。
  韩文清透过后视镜瞄到了叶修的小动作,他转身拉过叶修的手亲了一口:“戒烟是有必要的,想吸烟就亲我。”
  “卧槽?!”严遂脑内一阵天人交战,瞬间死机。
  叶修也惊了一下,然后探身从背后环住韩文清的头笑嘻嘻地说:“老韩,你这样可真是为难哥…不过我喜欢。”往韩文清的侧脸啾咪了一口。
  很多年后,严遂面对前来听故事的孩子们一脸渴求八卦的表情时,只能一脸委屈地说:“我宰了不少丧尸都没受过伤,在路上也没磕磕碰碰的。可我受过的最重的伤就是,我也吸烟,我也被迫戒烟,可是没人跟我玩亲亲……哇QAQ!”
  满满的泪。
  注意到严遂在一旁生不如死之后,叶修笑了笑提醒韩文清开车。巨大的卡车在韩文清的第一次操作下也能稳稳当当地开,叶修表达了自己的惊讶。面对无人的高速路,他们一路开的非常顺利,直到路的尽头。
  虽然还堆着建筑垃圾,但是韩文清一口气碾了过去,利用卡车巨大的体积强势下了高速。挤进了跟他们的城市一模一样的汽车残骸群和一模一样的丧尸。
  首都的情况比他们在的城市要严重多了。
  身为一个单细胞生物,忙着震惊的严遂完全没有注意到韩文清加大马力这个暴力行为。
  直到他的头快要把天花板砸出一个头大的坑,他才意识到为什么叶修一脸看戏的表情。
  呵,情侣狗只配吃x。
  他们一路仿佛身处云端,时而扶摇直上九万里,跟太阳肩并肩;时而一百八十度大旋转,猝不及防;时而如听电音,疯狂抖动。
  “哦,是的,我的好兄弟,我不该相信老韩的车技。真的,我居然被他的脸迷住了眼,相信他开车稳如狗。”尽管过了很多年,严遂还是记得当初叶修一脸惆怅地跟自己唠嗑,头顶是灰蒙蒙的天。
  哦,被他的脸迷住了眼,呵。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的某个地下隧道里,由政府紧急组织出的一批救援队伍正在紧张的盯着屏幕。由于磁场的混乱,以前的高精尖设备完全不能使用,人类在一夜间回到了原始社会。
  曾经设定用来战时避难的隧道被征用,他们为了观察情况,拼凑出了一个简陋的潜望镜,现在潜望镜内,正是一片灰色中一辆卡车在蹦迪的画面。
  关于这里面是不是活人,还真是有待考证。
  叶修往外无意识地瞄了一眼,感觉有什么闪了一下。他眯着眼,用即使多年沉迷网游依然2.0的视力在灰蒙蒙的一片中看出了不属于狼藉的玻璃镜面。
  “老韩,那是什么?”韩文清猛的踩了刹车,扭头看向叶修所指的方向。
  “潜望镜。”他想都没想。
  “我去。”严遂说着就要打开车门往下跳。
  “别,前车之鉴还不知道吗?”叶修嘴抿成一条线。
  “我知道我才去的。”严遂扭头吐舌头,他背着跟体格不相符的巨大背包,打着手势,沿着潜望镜的方向跑去。
  地下的人顿时抱成一团相互庆祝,他们又多了一个同伴。在打开了入口之后,严遂看到当初进入避难点时不一样的画面。
  一队白发苍苍的穿着脏兮兮衣服的老人鼓着掌欢迎他。严遂鼻子猛的一酸,差点哭出来。他没有理由觉得这些老人会像之前那些人一样对待他们,他卸下了背包,转身跑了回去。
  就在大家疑惑他的行为时,严遂拉着韩文清和叶修出现了,他们同样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过了一会儿他们才知道,政府组织到一批大多已经退休的各领域的老科学家,把能找到的活人转移到了这里。还有一些被丧尸袭击却只受了轻伤的人们,被隔离在另一个房间,在绝望中看着自己皮肤一点点变成墨绿色。
  韩文清和叶修平日里或许看不到的贡献卓越的科学家们,此时尽管浑身脏兮兮的一一有些还手打着颤儿,但还是满脸微笑的看着他们,眼睛里洋溢的是满满的喜悦。
  他们两个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严遂一起呆愣在原地。
  等他们被大家都热烈拥抱之后,叶修突然转身对韩文清说:“老韩,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为了爱。”韩文清直直的看着他。
  叶修默然,看着喝彩的老人家们,眼底是一片苍凉。
  “我觉得,是希望。他们经历的比我们多,智慧也在我们之上。可能这就是淡然吧。”叶修蹲在角落里,看着老科学家们忙碌着。谁都没想到的是,叶修突然起身,走近一个还穿着白大褂的老人,俯身低声问他:“老先生,这里的设备足够研制抗击丧尸病毒的疫苗吗?”
  老人叹了一口气,他拉着叶修走到了一台显然刚被抢救出来的显微镜:“有是有,可是连我也不确定这是什么。”每天,他们都要在无能为力中“处理”掉一些全身大面积墨绿的人,他们不甘心的哭号和挣扎历历在目。或者一些人只能被迫选择截肢,可是在医疗条件不是太卫生的情况下,获救的人少之又少。
  或许是救了无数人之后淡忘了无能为力的滋味,此时却猛然回忆起苦涩,自然是难以接受,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是抗体,先生,我是抗体。”叶修坚定地说。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