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收收银员吗混吃等死那种(13)被发现是一个xx的gay

♡我又来注水了【群里的小伙伴说水注的有点猛emmm】 
♡不算虐的虐吧emmm
♡求小红心小蓝手还有关注!
♡妥善使用tag【he哟~绝对保证啦~】

当两个人千辛万苦把虚弱的母子两人送回避难点时,整个避难点都震惊了。他们头一次遇见了活人,而且重要的是这个活人还是他们战友的老婆。对于把对家人的担心压在心底里的军人们来说是莫大的鼓舞,以至于他们都泪流满面。
  叶修缩在角落里抽烟,烟稀释了眼前的热闹。他当然知道多一个婴儿意味着什么,这个在不经意间续写人类未来的孩子,对于在困境中的他们来说,就是无言的希望。
  避难点先前没有考虑过婴儿的存在,所以在孩子哭泣的时候一帮老爷们儿手足无措。孩子的母亲又在发着高烧,自然是不能哺乳的,他们只能暂时把面包撕碎成末用矿泉水泡软喂他,婴儿皱着小脸,哇哇大哭。
  叶修拽拽韩文清,示意他们两个到外面去找奶粉。
  两个人出了避难点,对着地图显示的方向朝最近的步行街走去。
  步行街相比其他地方还是热热闹闹的,不过现在嘛。。都是丧尸而已。
  叶修走进了一家女装店,对着假模特比划了一下,捡了几件女装卷吧卷吧带走了。
  韩文清:……
  “女孩子在末日也要漂漂亮亮的嘛。”叶修盘算了一下,这件给楚山孤,这件看起来很可爱的给顾温。
  然后大包小包的走了。
  韩文清脸如锅底。
  绕来绕去两个人拐进了母婴店,面对着一长列掉落在地还没受到污染的奶粉罐陷入了沉思。他们只知道婴儿需要奶粉,可是不知道奶粉居然还是分类的。两个从来没有养过孩子的大老爷们,同时看着对方,然后同时把头扭回来,蹲在地上随手捡起来一个奶粉罐研究。
  “老韩,那小家伙你估计着多大啊。”叶修回想起婴儿皱巴巴看不出来年龄的小脸,面对眼前这罐标注着三个月婴幼儿使用的奶粉发呆。
  “应该…”韩文清罕见的陷入了沉思,他回想起以前还是警察时候的过往,见过的大大小小的受害者和犯罪嫌疑人,好像还没遇见过这么小的孩子或者带着还处于哺乳期的孩子的母亲。
  就连稀少的女民警如果有了孩子干脆会请产假不来,他可是连奶粉这种存在都不甚了解的存在。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最后两人干脆把一个经常在广告上看到的奶粉牌子每一样都带回去了一罐,又是大包小包。两个本来是打算带罐奶粉就回去的大老爷们,活生生搞成了逛街模式。
  叶修甚至还从一堆乱七八糟里淘出了几套小衣服卷进了留给顾温和楚山孤的衣服袋子里。
  就更像逛街模式了。
  最后从步行街出来时,两个人的手里是满当当的袋子。
  搞事啊。
  虽然叶修从来没有这么觉得。
  两个人回到避难点的时候大家完全是震惊的。手忙脚乱地给正哇哇大哭的小宝宝换上衣服,调好奶粉就直接往小宝宝嘴里塞奶嘴。叶修一见,直接把奶瓶抢了回来。
  “你们这样喂想噎死他啊。”叶修晃了晃奶瓶,小心翼翼地试好温度,再轻轻地拨开他的嘴唇,把奶嘴放到了小宝宝的嘴里。
  “没想到你还会养孩子?”韩文清看着叶修熟练的动作,一脸惊讶。
  “哥可是十项全能…”
  “哦?”
  叶修弯眸笑,补上一句:“就是不会生孩子哦老韩,你想要也没有的。”
  韩文清哼了一声:“跟你在一起,孩子算什么。”他突然低头在叶修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丝毫不顾一脸茫然的在场人士。
  “老韩注意形象啊。”虽然这么说,但是叶修还是一动不动,享受着这个亲亲。 
  更令人震惊的是叶修丝毫没有直男审美,挑回来的衣服居然格外好评。楚山孤美滋滋地跑到了角落里换掉了早就脏兮兮的衣服,连顾温都伸出了手好奇的摸着柔软的衣料。一时间避难点洋溢着大部分的茫然和小部分的开心。
  “大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gay啊。”一个士兵凑到了叶修耳边咕哝,下一秒就被韩文清的眼神吓得吐了吐舌头:“你对象占有欲…别吃不消啊。”
  “哥喜欢。”叶修又点了一只烟,蹭到韩文清怀里软成一滩,要多享受有多享受。韩文清也不赶他,把叶修的头靠着自己的肩膀,抱着看他抽烟。
  旁边的士兵一脸震惊,思索了几秒后决定还是闪人比较安全点。
  又过了很多天,孩子的母亲终于从昏迷中苏醒,高烧也退了,由于膝盖下被裹着厚厚的绷带,所以墨绿色的皮肤并没有人发现,再加上大家身上或多或少都是丧尸的体液,倒也没怎么在意那股属于丧尸的臭味。
  叶修眼错不见,拉着孩子的母亲进了角落,小心翼翼地剥开绷带。眼前光滑的小腿丝毫看不出曾被丧尸啃咬的痕迹,墨绿色也奇迹地退下了。
  他赌赢了。
  韩文清蹲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诚然叶修有抗体的事实得到了验证,然而一旦让众人所知,叶修短时间不会得到任何自由,他万万不想让叶修处于那种如同被恶虎包围一般的环境中。
  “好神奇……”孩子的母亲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但是她觉得大家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派叶修去救她的,倒也没怎么在意,就去帮着自己的老公照看孩子了。
  韩文清眼神死死锁在叶修的身上,生怕一个不注意他的特殊体质被发现,就带来不可预估的灾难。他不在乎自己会如何,但如果真的发生了,是走是滚,他都会陪着叶修一起。
  事实证明,越是担心什么什么就越容易搞砸,晚上大家聚在一起闲聊,叶修和韩文清出去望风的时候。孩子的母亲依偎在自己的老公怀里,回答着老公各种各样的问题。
  她的老公不经意间提了一句:“老婆你一个人居然没被丧尸咬到真是奇迹。”
  孩子的母亲很惊讶,她出口就是一句:“我被咬了呀,但是你们这里不是有个叫叶修的嘛,他给我打了一管血,我就没事了。”说罢,她还挽起裤脚,比划了一下自己消失的伤口。
  全场突然寂静。
  “你是说……他给你打了一管血?”许久,有人弱弱地问了一句。
  孩子的母亲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但是不是大家知道她被咬了才让叶修带着解药过去的吗?她犹豫片刻,还是说了真话:“是啊…当时我的小腿都是绿色的呢…打了就不热了…”
  严遂一看局势不对,他想起了韩文清的嘱咐,连忙打圆场到:“哎大嫂,说不定你记错了,被丧尸咬了是要变成丧尸的。说不定当时你一慌张,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有一个人硬生生打断了他:“你是跟他一起过来的,别是你知道什么吧。”
  叶修和韩文清跟人换岗回来,就感觉气氛不对,韩文清下意识地把叶修挡在了身后:“你们想干什么?!”
  严遂用眼神疯狂暗示发生了什么,韩文清刚想说什么,叶修从他身后探头,两只胳膊搂住韩文清的脖子懒散地说:“哥…被发现了…?”
  “那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哥?”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