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收收银员吗混吃等死那种(12)先生您的收银员上线了

♡是我这个拖了两个星期的妖少
♡水了一章的罪恶感
♡求关注求小红心小蓝手
♡妥善使用tag
 

刚开始避难点只有两位数的人口,而且都是大老爷们,大家闲的没事就是坐在一起聊天,彼此并没有什么避讳的。
  自从这个避难点开始接受唯二的女性之后,整个避难点就热闹起来了。大家各种文明礼貌善待人,诚实守信有担当。
  可问题是一个弱小无助又可怜极度恐惧所有人的妄想症患者,一个是冷漠凄清又惆怅没办法写文的bl写手。
  男性?不存在的。
  即使大家每天除了围着叶修就是围着两个妹子转来转去,对于她们而言依然没有什么吸引力。
  先前负责人制定了一张表,每天都安排的有人外出打探情况,看看能不能捞回来几个人,大抵都是无功而返。叶修来到这里以后,跟着他们开始了最基础的训练。在这样一个世界上,韩文清救了他很多次,然而他并不想过分拖累韩文清。
  根据他们自己制作的日历,丧尸已经爆发了整整两个月了。加上叶修他们带来的物资和本身避难点囤放的物资,很难支撑他们和或许以后会一直增加的人口。
  韩文清很讶异于叶修的进步,还有在他训练的时候也从不叫苦叫累,偶尔自己心疼他会不会有些负荷,结果却被叶修呛了回去:“哥又不是白莲花,哪来的弱不禁风。”折腾了几个星期后,或许是年轻的原因,叶修在体力上有着质的飞跃。
  后来大家计划着重新排名单,把韩文清这个劳动力也算上。但是叶修要求加入,跟韩文清排在一起,即使韩文清执意要把叶修留在避难点里,叶修还是不容分说的在名单上加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歹哥也算劳动力吧。”
  韩文清看着叶修弯眸笑,冷哼了一声:“别乱跑,站在我身后。”
  “好嘞。”叶修趴在韩文清肩上胡乱蹭了两下。
  次日轮到两人出去,这是他们来到地下生活以后再见到天,依然是灰蒙蒙的让人喘不过气。叶修在入口的洞里向外探头,360度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小心点。”他攀爬水泥山时,韩文清跟在他身后嘱咐到。
  日常的任务不过是在这个避难点周围三百米的距离寻找可以利用的物资,如果有可能的话捞回来几个人也是极好的。叶修和韩文清保持着高度的紧张往外搜索,他们穿过钢筋水泥堆叠的废墟和汽车的残骸,钻入一个个有搜索价值的房屋内捡漏。
  路上自然避免不了遇到丧尸,大多是面孔已经膨胀到看不出五官,墨绿色的皮肤发出浓浓的恶臭,嘴角流着黏腻的口水。叶修看着互相撕咬的丧尸叹气,谁能想到两个月前,这里还是一座繁荣的城市,路上是疲惫的上班族和朝气的学生,或者顽皮的小孩子奔跑高呼,情侣们会手牵手逛街,老人蹒跚着步伐遛弯。
  现在举目只有成堆的丧尸和残骸。
  这么想想,经常跟自己组队打游戏的好友里面,或许只剩下楚山孤了。
  在叶修不知不觉的感慨中,他们已经到达了300米的尽头。
  “还走不走?”韩文清问他。
  “走吧走吧,只有300米迟早要被掏空的,我们要向外探索。”叶修爬上一辆汽车,摆出前进的姿势,让韩文清脸上是似笑非笑的僵硬。
  “嘿,老韩你还真是开不起玩笑。”叶修在韩文清脸上打了个啵儿。
  “唔!”下一秒他就被韩文清强硬的抱在怀里,硬碰硬地打啵儿。
  果然是韩文清的一贯作风。
  叶修擦着差点肿了的嘴默默想到。
  走了不远,汽车堆叠的残骸里突然发出轻微的摩擦声,韩文清立刻警觉了起来,他望着冒出声音的方向按着叶修蹲下。
  过了一会儿,残骸里冒出一颗黑色的头,向这里慢慢的移动。韩文清发现那颗头上是凌乱的长发,黏附在了皮肤上,越来越近的时候韩文清才发现,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活人!
  叶修同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他立马站起来跑了过去。面对突然出现的叶修,这个娇小的母亲受到了惊吓抱紧了怀里的婴儿,熟睡的婴儿顿时发出一声啼哭。
  “女士,我们是来帮您的。”叶修慢慢地伸出一只手表达自己的善意。
  被脏兮兮的长发覆盖住的眼睛带着戒备慢慢露了出来,紧紧地盯着叶修。过了一会儿,或许是出于叶修看起来实在是一个看起来社会主义好帅哥,沉默的母亲伸出了手,把婴儿交了出去。
  她的小腿上赫然是一片墨绿色。
  “被丧尸袭击了吗?”韩文清看着她墨绿色下还在往外冒血的伤口和已经泛出红色的肌肤,正和此前叶修被丧尸咬了时的情况一样。墨绿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蔓延,几乎快要到达膝盖部位。
  她艰难地点点头,发出了沙哑的声音:“带他走……我可能撑不住了……”
  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把孩子带回没人会养,不带回去就会死,孩子的母亲也即将丧尸化。他们并不想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走后变成无意识的丧尸,还是一个费尽千辛万苦把自己的孩子从混乱中带出去的母亲。
  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视不管。
  叶修咬牙,他头一次感受到了韩文清抱着他时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他扭头看着韩文清,发现他也在沉默。
  “老韩,接着。”叶修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把婴儿塞进了韩文清的怀里。他从背包里抽出两把小刀,示意让她坐下。
  她迟疑了片刻,慢慢地坐了下来。叶修带上手套,把刀抵在了已经腐烂发出臭气的伤口上,一刀刀的刮着烂肉。
  韩文清诧异地看着叶修的动作,索性抱着孩子蹲在他身边陪他。
  她透过厚厚的长发注视着叶修的一举一动,被病毒侵染的皮肤早已经失去了痛觉,在刀片的刮蹭下一点一点的脱落。
  等到把腐烂的肉全部刮完,叶修已经是满头大汗。
  “女士是什么血型?”叶修尝试着赌一把。
  “AB……”她弱弱的回答。
  “正好,”叶修又把手伸入背包掏出一个针筒,向自己的手臂上扎去,抽了一管血。
  “!”韩文清紧张地想要阻拦。
  “总要试试。”针扎的不是地方,疼的叶修呲了一下牙。
  “老韩你知道血管在哪吗?你来。”叶修把针筒递给了韩文清,顺手抱走被韩文清紧紧抱着差点被勒死的婴儿。
  韩文清绝对是人生头一次这么紧张,见惯了大风大浪走过了枪林弹雨的韩文清,此时拿着针管的手竟然有些发抖。他找到了还没有膨胀的血管,小心翼翼地把针头送入了她的体内。
  “噗嗤。”发胀的皮肤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发出声响,血液被一点一点的注射进了她的体内。
  叶修抽出绷带给伤口止血,对着韩文清说:“背上她,我们先回去。”
  “嗯。”韩文清跟在他背后,背上是不知所措的那位女士。
  由于背着一个人,还要考虑怀里更加脆弱的婴儿。他们走的很慢很慢,太阳偏到正上方时,他们距离避难点还有一百米的距离。
  途中还要绕过层层的废墟,这一百米对于他们来说很漫长。
  漫长到很多年后韩文清回想起那天中午的时候,只有叶修坚定的背影清晰地映入他的脑海,一点一点的用自己的力量撑起他们的未来。
  那一刻,对于韩文清而言,心底里萌芽的种子,已经成为扎根到最深处的巨树了。
  他坚定了自己要陪叶修一直走下去的念头。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