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收收银员吗混吃等死那种(10)哥就是谈恋爱了!

※妥善使用tag
※感谢支持,求小红心和推荐还有关注\(^o^)/ 
※韩叶末日丧尸梗only

叶修胡言乱语了一夜,他的眼睛一直半睁半闭着,汗液止不住往下流。体内的炙热仿佛一直烧着他脆弱的神经,一下一下冲击着他的大脑。叶修混沌一片的脑海中想过,如果所有人在变成丧尸之前都是这个样子,还真是有够难受的。
  韩文清坐在地上抱着他,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毛巾已经湿透了,韩文清就直接上手擦,坚毅的眼神映在叶修的瞳孔里,莫名让他心安。
  璀璨的星空,无人的旷野,凉爽的风,那天晚上所有的景象都只是短暂的在叶修脑海里划过,唯有那个一直注视着他的男人长久地留在了他的大脑和他的眼睛里。
  从此往后多少年,叶修遇见过多少这样的日子,却没有再遇到一个这样的人。
  韩文清盘腿坐了一夜,他除了两句话以外再没有发过言。他意外于自己的顺理成章,也意外于叶修的坦然,更意外于自己难得的耐心。虽然一直抱着叶修,心里早就回忆起了自己的以前,之前的匆匆岁月里,他从没有遇到过叶修这样的人。灾难的确可以改变一个人,但是一如既往没有变化的,只有叶修。
  他不敢想自己的未来,或者是人类的未来。那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是遥不可及,甚至他连如何救助叶修都不知道,何谈这些。
  他只能一直看着叶修在徒然挣扎着,嘴里碎碎念着他听不清的话,无论如何他都想让叶修活着,可他却做不到。
  这是他当警察以来,唯一一个想要保护却没有办法保护的人。
  天亮了。
  叶修突然安静下来,闭上了眼睛,嘴里喘着气。
  韩文清停下了擦汗的手,叶修的皮肤并没有变成丧尸般的墨绿色,只有因为体温过高透出的红。
  叶修费力地睁开眼睛,看着破晓的天,又看看一直看着他的韩文清,晃了一下头,一脸感慨的说:“哥算不算命大。”
  虽然叶修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薄薄的短袖湿透露出隐隐约约的皮肤,额头上还黏着碎发,但他还是故作轻松地坐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
  “活着真好。”他没由来的冒出一句。
  从此往后多少年,韩文清一直没有忘记那个黎明,叶修背对着他对着远方大喊:“哥还活着!”时混着迷茫的欣喜,或许从那时开始,他就已经掉进了一个叫“叶修”的圈套里,那个圈套慢慢地收紧,他绝对跑不掉,但也绝对不想跑。
  从蓝色的天到空旷的地,旷野的风夹杂着下一个城市的味道,从依然旺盛的草上那条湿透的脏兮兮的毛巾,到阳光下飞溅的汗液和震耳欲聋的欢呼。这方圆所有的事物都在见证着依然站在他身后的韩文清内心里的那颗种子破土生根发芽,后来成为擎天巨树。
  叶修喊到声音嘶哑,他终于停了下来。转身对韩文清说:“走吧走吧回去了,严遂他们…”
  “嗯。”韩文清捡起地上的毛巾,一把抱起叶修。
  “哥能走的。”叶修朝空气蹬着腿。
  “怕你再出事,没少给我惹麻烦!”韩文清的执行力不容小觑,虽然语气听起来凶巴巴的,叶修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哎,老韩,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说喜欢哥?”
  “是。”
  “哥还以为你会反悔。”叶修想了想:“昨天我没说什么其他奇怪的事情吧?”
  “除了告白,都没听清。”
  “幸好…”叶修在担心自己的黑历史要是一不小心都说出去完了岂不是在韩文清面前没有面子,虽然本来就不要脸,但在恋人面前还是要有那么点排面的……
  “不过我好像听到一句谁曾经逃学打游戏被警察抓到谎称自己是网吧老板的儿子结果被收拾了一顿……”
  “你听错了。”叶修一脸正直的装傻。
  “哼。”韩文清好像笑了一声,消失在了旷野的风里。
  严遂选择守着两个女孩,彻夜没睡。无数次他都想去找韩文清他们,但是身后的两个女孩又不能扔着不管。他看着韩文清的背影,只能在心里默默祷告着一切顺利。
  虽然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但他还是选择如来佛祖观音菩萨乱拜一气,最后再跺脚发泄自己的郁闷。
  所以当他看到韩文清抱着叶修回来的时候,他选择冲上前去给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被韩文清一个转身躲开跟大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qwq!”严遂捂着脸爬起来:“叶修你就这么坑我???”
  “呵呵。”叶修没理他,安心享受着韩文清的怀抱。
  “所以说真的是存在的?”
  “不知道。”韩文清摇摇头:“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轻易提出来。”
  “明白。”严遂点点头:“那我们走吧,这里离城区只有不到10公里了。”
  韩文清把叶修放进警车里,翻身坐到驾驶座上发动汽车。
  一路上有惊无险,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到达了这个城市。同样被末日风暴席卷过的地方,也只剩下一堆废墟。
  他们并不确定这里还剩下多少活人,也并不确定还有没有供给他们生活的没有被破坏的地方。一路上严遂和韩文清照旧撬开了倒在地上的汽车的油箱,补充了自己的必需。
  风微微撩动着他们的发丝,叶修坐在玻璃后面看着韩文清矫健地在乱七八糟的钢筋水泥里钻来钻去,递出来需要的补给。他的嘴角露出笑意,直到韩文清回来时也没有发觉。
  “我怎么有种你在谈恋爱的感觉!”严遂扒着窗户问。
  “哥就是谈恋爱了啊!”
  “????跟老韩吗?卧槽你们出去了一个晚上都发生了什么???”
  “坐好。”韩文清把叶修摁回座位上。
  “好的。”叶修乖乖躺到了后座,完全不管挠心挠肝想要八卦的严遂。
  无论怎么说,只要叶修在,他就一定在。
  韩文清再次发动汽车前,立下了这么一个目标。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