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韩叶】收收银员吗混吃等死那种(6)出路

 ※私设角色自动避雷自动避雷自动避雷
    ※敲碗求小红心求推荐
    ※再次敲碗 
    ※ooc预警【我的】

韩文清上车,按照地图一路开到了小区。第一个小区面积不算太大,每栋楼只有六层,装修非常豪华,一楼还有宽大的落地窗,不过已经破碎了,玻璃渣落了一地,混合着早已经干涸的血液。
  韩文清皱了皱眉,他从一号楼一层搜起,这群有钱人除了在家屯珠宝玉石什么的之外,也有不少人有着其他的兴趣爱好。韩文清遇到了一个喜欢户外野营的房主,他翻了翻拿走了房主的野营背包和几个头灯。
  他一栋一栋的搜索,不少房屋的门都已经被毁坏,里面一片狼藉,昔日被贵妇人珍爱无比的珠宝也散落一地,韩文清是没时间惆怅什么的,在末日面前,曾经的显赫都显得苍白无力。
  或许人类本就是如此,从前太过于敬畏自然而导致停滞不前,现在却太过于征服自然而导致灾难。人类在存在了几十亿年的自然面前,本不应该有理由自大,一切都是自食其果。
  他们如今正挣扎在生死线上,却没有任何理由抱怨,所有的理由都是逃避责任的借口。
  二号楼,三号楼……
  韩文清一个一个的搜干净,车里逐渐满了起来,他也走到了最后一栋楼。
  依然从楼底往上看,这次他看到了一栋与其他截然不同的楼。只有顶层的房间装修豪华,完好如初。韩文清顿生疑惑,他踏入门口,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涌上心头。
  有人。
  多年来的训练让他对人的感知比其他人要敏感些。在这个时候还能找到同伴,他的心里还是有点惊讶。
  韩文清决定敲门,他有规律地敲击着房的门,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丧尸。
  韩文清当然看不见门后有什么。
  此时门里面一个年轻的女孩趴在猫眼处观察着韩文清。
  “卧槽!居然还有活人?!”女孩惊讶的嘴里的薯片都掉到了地上。
  面对这个高大严肃而且脏兮兮的男性,她顿时有点紧张,有什么从她的心底钻了出来,她握紧了手里的匕首,打开了机关。
  “啪。”韩文清条件反射地往后一跳,一把匕首直挺挺地插在了他的身后的地板上。接着又是一把,墙体突然凹陷出一个个小格子,里面刀光一闪对准了韩文清。
  韩文清以为对方并不认为自己不是丧尸,他敲门叫到:“里面的人听着!我是来救你们的!”年轻的女孩此时脑子里已经有些混沌,她还是扳动了机关。
  韩文清躲着蹭蹭直冒的匕首。
  女孩紧张兮兮地咬着指甲看韩文清躲过了一把又一把刀。“怎么没打中?”
  “我叫韩文清!是个警察!不会伤害你们的!”一阵匕首雨过后,韩文清继续敲门,他的力度不免有些大,门后的女孩瑟瑟发抖。
  过了一阵子,女孩安静了下来,她颤抖地爬起来开了门。“我叫顾温……”女孩竭力镇定下来。“我知道外面有什么。所以……对不起…”
  韩文清虽然一脸凶样,但是对于女性还是有绅士风度的。他低声安慰了她表示理解,并没有在意什么。
  “叮咣。”一面墙突然后移,露出了巨大的房间,里面全是水和各种能储存很长时间的食物,包括罐头和压缩干粮。
  “那个……你需要这些吗……可以拿走的…”顾温颤抖着声音问,韩文清站在这个全部都是粉色的房间门口有些不太适应,他低声问的:“你要不要跟我走,我那里还有两个人可以保护你的。”
  “这里安全……你可以把他们带来的…”顾温颤抖着声音。
  虽然无法理解为什么顾温会储存这么多食物和水,但是综合考虑韩文清还是选择回到了防空洞,告诉叶修和严遂自己的经历,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他们决定少数服从多数来看自己要不要换地方,最后的决定是全票通过。
  “哇哦,我本来还打算英雄救美结果倒被美救了???”严遂一脸的惆怅。叶修倒没在意什么,选择帮着韩文清装东西,三个人挤到了车里回小区
  进到屋子里严遂就一脸惊讶,他实在是没想到还有这种地方。他来时看了一下,发现顾温把她的房子改造成了堡垒。虽然楼下都是空房子并且紧闭着大门,但在严遂眼里还是充满了机关。
  “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真是可怕。”
  叶修跟他们的关注点不太一样,他虽然跟着严遂晃荡,但脑子里想的是另外一回事情。
  从进来时他就注意到顾温一直跟他们保持着一米远的距离,眼里是藏不住的戒备,尽管如此还是让他们住了进来,还刻意保持着友好。一个女孩子住的屋子,全部都是用来防备外人的机关,他路过顾温的卧室时,还看到了桌子上的安眠药。
  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叶修歪头想了一会儿。无意间踢倒了一个垃圾桶,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叶修看到了一团揉皱的纸,露着一点点油墨印的黑字,他抽出来展开,看到了一个英文单词。
  “Persecutory Delusion”
  底下写着中文翻译:“被迫害妄想症。”
  患者:顾温。
  叶修看完了顾温的病例,扭头对严遂说:“果然在末日里能活下来的,不是一般人,或者……”他晃了晃手里的纸。
  “不是正常人。”
  如果真的像纸上所说的那样,那么她攻击韩文清的行为有了另外一层意思,而且这是她居住的房间,里面什么门路只有她自己清楚,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过的情况。
  晚上的时候,韩文清主动提出来去楼下的空房间住,顾温也没有反对,把一把钥匙递给了韩文清。三个人挤到一间房打地铺,商量着接下来的对策。
  “这算什么?美人计?”严遂在地上滚来滚去。
  韩文清倒是对被迫害妄想症有所耳闻,患者会对周围的一切产生怀疑,严重时会攻击周围的人。他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情况,比起顾温,智商偶尔不在线的严遂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一个女孩子赤手空拳应该没有多大攻击性,问题是她手里有武器。”叶修扒拉出韩文清从这个小区的房主家里搜刮来的防风打火机点了根烟。
  “这个屋子没有暗道之类的,唯一的机关就是墙后的储藏间了。”严遂想了想,他刚才被叶修吓得不轻,下楼就把他们要住的屋子底朝天的扒了一遍才敢打地铺。
  “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让她以为我们有攻击性,尤其是你的菜刀呢?”韩文清问。
  “啊?菜刀……我藏着呢,没事儿。”严遂从背包的暗层里抽出来晃晃。
  “别被她看见。”叶修嘱咐了一句。
  不知道是好是坏的经历让三个人都难以入睡,他们看着窗外的星光发呆,三个人都想了很多。
  以后的生活,随时随地可能爆发的隐患顾温,似乎整个人类生存的重任都压到了他们身上,如果要摆脱这种困境,就必须离开这座城市前往其他城市寻找存活的大部队,可是高速路的状况他们却有目共睹。
  只有离开这里才能存活,坐以待毙从来不是韩文清的作风,也绝对不是叶修的。
  无论如何一定要离开这里。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