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闭关

万年挖坑,杂食博爱党。
韩叶/all蔡世界第一好
开学随缘更新
文风迷糊
感谢支持

【all蔡】结婚欺诈师

  【梗源】 @萌公子
( all蔡 结婚欺诈师蔡居诚出卖色相诈取钱财,将各小攻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故事)
ooc预警
内含萧蔡,郑蔡和邱蔡。玩弄感情注意。

爱情对于蔡居诚意味着:循环往复的油腻情调,喋喋不休的索取和牢固的面具。
  还有它漂亮外套下的铜臭味儿。
  男人们说到底是追求着“求而不得”的乐趣,又或者可以说是享受心知肚明的玩弄。等到白昼来临,猎物吞吃殆尽,自然会有下一个久远的目标成为甜蜜的毒品。
  在迷乱的灯光中他寻找到了新的目标,虽然上一个对象还意犹未尽地想要争取这颗游荡的种子在他贫瘠的土壤里发芽,但时间确实要停在三天前了。
  于是感情显而易见的邱居新,自己掉进了陷阱。
  蔡居诚背地不屑地讽刺邱居新是个榆木脑袋,他的感情太直白,别看表面似乎冷酷无情。要套住他的心,什么东西都能给倒出来。如果自己不是商业间谍,恐怕武当都能被搞垮。当然,如果有人花钱请他这么做,他也不会拒绝。
  邱居新经常会傻乎乎地跟在他背后,有时候一句话也不说,上来就是生啃硬咬。这点总让蔡居诚想把他踢开,但人不能跟钱过不去,总之他还是会推着邱居新的胸膛,欲拒还迎地舔着邱居新的耳垂,在他耳边拉着声调说:“你总是这么心急。”然后解开自己的衬衫,露出一截光滑的皮肤,把邱居新压在自己的身体上,极尽所能调戏他。
  在这么下去要死了!蔡居诚脑袋钻进水里又出来,墨色的发丝湿哒哒黏在额头上。榆木脑袋根本不需要调情,根本就是轻而易举到手的人肉提款机。
  邱居新搂着他,暗沉的眼睛里都是他的影子:“跟我结婚吧。”
  做梦。
  蔡居诚抬头亲吻邱居新:“怎么说你也是武当的人,跟我结婚名声不好。现在这样不好吗?”
  手臂紧紧缠住邱居新,柔软的发丝撩着邱居新的脖子,三下两下火就上来,便全然不顾先前的话题了。
  蔡居诚看着账户里面又是一笔巨款,丢开手机冷笑。
  郑居和自然注意到了后辈的夜不归宿,他没废多大功夫就找到了目标。然而他的目标也没闲着,自然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一拍即合。
  蔡居诚出现在郑居和面前时,他正在跟服务员争执一套西装是否适合他。蔡居诚自然不是什么艳俗的人,他的审美在生意的熏陶下拔高不少。那套西装穿在他身上,背后的郑居和眼神一暗。
  于是蔡居诚弄清楚了,郑居和跟邱居新完全是两码事,他也不在意要不要脚踏两条船,反正都是逢场作戏,多一个少一个,钱只要到他手里就行。
  当晚蔡居诚便拒绝了邱居新的邀请出现在某个宴会上,面容严肃地跟郑居和碰杯。
  郑居和冷笑,低头在他耳边说:“装的不错。”
  蔡居诚眉头一皱,随即展开:“比不上你,老狐狸。”说罢,还在他耳边吹了口热气。
  事情显然顺理成章地继续下去了。郑居和虽然看似爱理不理的,掌控欲极强。于是他的身体平白多了鲜红的吻痕,但蔡居诚知道主动权还是在自己手里的。
  郑居和是不可能忍住的,毕竟自己也没有放过在他身体上留痕的机会。这样反而更加刺激郑居和蹂躏蔡居诚,激烈的掠夺下,炽热的胸膛和魅惑的眼神,都成为了催化剂。
  他开始疏远邱居新,他知道这种关系的变化反倒会让邱居新的追逐愈发猛烈,横竖都是自己赚钱。
  这日他受郑居和的邀请出席一个宴会,见到转向走廊的郑居和,自然是识相地跟了上去。结果一转角,碰见面色冷酷的邱居新。
  妈的郑居和。
  蔡居诚咬牙切齿。
  不过既然郑居和掏出了这把刀捅他,他全然没有掉头就跑的道理。他深知郑居和的心性,料定郑居和不过是想独吞他罢了,一个优秀的猎手自然不会放任猎物被人共享。但是对于蔡居诚而言,他失去了一条财路。
  蔡居诚的表情转的很快,他径直走向邱居新,一把抓住了邱居新的衣领:“小混蛋,跑这里蹲我是不是?”
  邱居新露出了他想要的反应:“跟我回家。”
  蔡居诚立刻跟在后面,狠狠摔郑居和一个脸色。
  他了解邱居新要胜于郑居和,邱居新有的是越刺激越不服输,表面还不会显露的冷静和给串糖葫芦就会跟着他跑的幼稚。哪跟郑居和这个老狐狸一样,需要精明和明枪暗箭,还需要自觉的若即若离。
  郑居和脸色一沉,他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欺诈男人成性的人挑衅了。
  可现在问题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离不开蔡居诚了--从他决定把邱居新从蔡居诚身边赶走时。
  蔡居诚收到了另外一笔巨款,他并不着急,郑居和这个人,报复全当吊他胃口。
  现在不就来求他了吗?
  他觉得还欠些火候,怎么说也是险些被人断了财路。三五回合,他瞄准了萧疏寒。
  邱居新是块儿榆木,萧疏寒就是个冰块,在他身上找不到情色的痕迹。风闻他儒雅有礼,不涉情事,蔡居诚便计上心来,成功地混入了萧疏寒狭窄的交际圈。
  在萧疏寒常去的天台上,他把酒顺着脖子倒进衬衫的开口里,醉醺醺地往萧疏寒身上靠。
  好一个柳下惠。
  当他感受到萧疏寒把他往外推的力度时,他便愈发贴的紧,絮絮叨叨自己早就酝酿好的悲惨台词。一边哭诉遇人不淑,一边忏悔要痛改前非。萧疏寒动了凡心,抗拒慢慢停止。
  机会来了。
  郑居和看到蔡居诚挤在萧疏寒怀里的画面时,脸色铁青。
  活该。蔡居诚翻了个白眼。
  太阳日常升起,蔡居诚伸了一个懒腰,背后的萧疏寒鬼使神差抓住了蔡居诚的发丝。只见阳光从蔡居诚身上溢出,炽热又被再度点燃,蔡居诚不无满意地品味着,回头看向萧疏寒。
  他心底冷笑:下一个目标又是谁呢?
  

自改沙雕表情包,感谢腾讯p图的大力支持。

【韩叶】盗号

  微博上围观中秋联欢晚会的脑洞哈哈哈哈
  侵删
ooc警告

  「设定为叶修没有微博,一日,他闲来无事发现韩文清的微博登录密码是他的生日……」
  【大漠孤烟】
  “是这样的老韩去做饭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他密码也太好猜了吧,我来看看他平时都发些什么。”
  (评论)
  1L
  “hwq他媳妇儿啊,你该被削了。”
  2L
  “hwq他媳妇儿啊,你该被削了。”
  【大漠孤烟】
  “没事,他敢削我我就去拿他工资买烟。”
  【大漠孤烟】
  “想不到啊想不到,老韩居然这么阳光向上,等等,我看见了他的自拍。”
  1L
  “yx住手!好端端的健身照被你说成什么了?!”
  2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我看你今天晚上怎么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不得削死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2L)
  “黄少天原来你id叫宁宁宁死不屈屈屈啊,你也会口吃吗?”
  (回复)
  “老叶,出来挨打.jpg。我就看看明天早上你还能不能蹦哒。”
  【大漠孤烟】
  “这照片谁拍的?(图为韩文清仰头喝水图,露脖,胸肌,黑色背心。)
  1L
  “老叶收手吧,我怎么觉得一丝丝不对?”
  2L
  “呵,看起来前辈玩的很开心。”
  3L
  “这照片,好像是霸图官微发的吧,老叶你这么猖小心被查水表。”
  (回复3L)
  “没事,我把霸图那些人屏蔽了。”
  4L
  “老大你狠起来连夫家人都屏蔽吗?”
  (回复4L)
  “包子你??”
  【大漠孤烟】
  “去看了霸图官微,啧啧啧,张佳乐什么时候会摄影了。我都能看见他小辫儿翘起来的画面了。”
  1L
  “来来来前排合影了,恭喜yx拿下一杀。”
  2L
  “前排开盘,赌yx什么时候被hwq端了。”
  (回复2L)
  “老韩做饭呢,煲鸡汤,没几个小时过不来。”
  (2L回复)
  “啧啧啧体虚?还煲鸡汤?”
  (回复2L)
  “老韩说要慰劳我。(狗头.jpg)”
  【大漠孤烟】
  “矮油,张新杰还会给老韩加滤镜啊,了不得。什么叫性感敬言在线流氓?哈哈哈哈哈哈都什么东西!”
  1L
  “不愧是叶神,一箭双杀,坐等。”
  2L
  “性感敬言在线流氓…怕不是在线砍人。”
  3L
  “我有预感明天老叶会上热搜,原因是霸图黑粉。”
  4L
  “人家黑的理直气壮啊问题是。”
  5L
  “yx不会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吧。”
  【大漠孤烟】
  “我冒充老韩去给孙哲平表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他一会儿怎么回复(狗头.jpg)”
  1L
  “龟龟,人间惨案。”
  2L
  “人间惨案。为大孙点蜡。”
  3L
  “人间惨案,为yx点蜡。”
  【大漠孤烟】
  “嗯……孙哲平说他接受了,决定暂时把他列为第三百个粉丝……?”
  1L
  “我隐约觉得大刀已经向yx头上砍去了。”
  2L
  “我隐约觉得孙哲平已经知道了什么。”
  3L
  “下一个别是小宋吧人家还是孩子呢,龟龟。”
  【大漠孤烟】
  “突然很多消息提示,我看了看。”
  1L
  “恭喜韩队喜提yx。”
  2L
  “这只yx皮断腿了,不如我们把他……”
  3L
  “恭喜yx喜提GG。”
  4L
  “为了霸图内部和谐稳定,建议韩队公开处刑。”
  【两小时后】
  【大漠孤烟】
  “收拾过了,新杰说明天去端兴欣老巢,还要当众念叶修写给孙哲平的情书。”

高三闭关一年😔
取关随意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我终于可以说这句话惹)
感谢各位关注。

【all蔡】这个beta不太冷

※这次没带掌门玩
※ABO中的AAB
※邱蔡and郑蔡
※无脑产物,15551

        当上司是个beta…
  按照现行社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beta勤劳能干,再加上完全不担心精虫上脑的问题,身居高位也是司空见惯。
  但是当身处军队,附近是大把大把单身alpha时,这个横空出世的beta就格外吸引人注意。
  “这不是重点我的好兄弟,重点是这个beta有着该死的甜美。”
  “停止你丢人的形容好兄弟,说不好听点,我们在他眼里就是垃圾。”
  蔡居诚挠挠耳朵,似乎是意识到什么。
  军队里最不缺的就是没有得到合理发泄的荷尔蒙。它紧紧跟着训练场上飞溅的尘土,健身房里高速的奔跑,四处飞翔的杠铃又或者响彻云霄的键盘声。
  当遇到一个活生生的beta时,它终于可以剥离没有任何感情的物质…
  不可能的。
  蔡居诚上任第一天,就动作流畅自然的掀翻了一个alpha。
  什么?特种兵退下来的?打扰了……
  那更不可能。
  生理需求大于天,特种兵也靠一边。
  更何况蔡居诚没什么不好啊。
  少校蔡居诚,今天也要努力打翻一群妄想追求他的alpha。
  他不知道,他的同事,邱居新和郑居和,早就暗中观察了很长时间。不同于随意发情的士兵,以自制力为傲的军官们更喜欢暗中下套。
  邱居新曾经跟随蔡居诚很长时间,直到蔡居诚一个跳跃蹦进了特种兵,从此两人就没见过面。原因当然是有的,众说纷纭,到最后也不了了之,倒像是一个禁忌的话题。总之,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非常不好。
  郑居和理论上是前辈,军衔自然而然要高。再加上他早年任务中不幸受伤,有些影响到他的前途,因而退居二线。不过尽管如此,他也没有因此丢掉自己的作风,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盖着波涛汹涌的心。
  俗话说先下手为强,邱居新也一直秉承这个理念。然而蔡居诚并没有打算原谅他,陈年往事堵塞他的理智,三番五次的告白,如同刀砍斧劈,侵扰他内心深处的底线。
  月黑风高夜,他如果不做点什么可以让邱居新从他眼前消失的事情,他对不起一直以来的愤恨。
  那管透明的药液被紧握在手中,悄无声息溶进了邱居新的茶杯。自然被观察猎物许久的猎人捕捉,眉头不由得紧皱。他本想出现,狠狠抓住这个把柄,郑居和却突然现身,一把拉住了蔡居诚的手腕:“居诚,你在干什么?”
  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蔡居诚耳边,激起一阵战栗。蔡居诚反手要把郑居和勒晕,结果郑居和先发制人反拧手腕把人搂进了怀里,堂而皇之地肆意抚摸。
  “你说如果让居新知道…”
  “他知道就知道!放开我!”
  “嗯?放开?蔡少校深夜潜入邱少校的房间下毒,被我抓个正着,我要是大义灭亲,怕也没人会说个不字。”
  “这不是毒!”
  “呵,它是什么还重要吗?”
  邱居新一言不发地从角落里走出,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蔡居诚。
  “师兄就这么讨厌我吗?”
  【得了便宜还卖乖!】
  蔡居诚表情扭曲。
  “可我不讨厌师兄,我喜欢师兄。”那双暗沉的眼里承载了些许的单纯和直白,他只是想把自己的欲望表达出来,至于结果,那是另外一回事。
  邱居新不甘示弱,面无表情地靠近蔡居诚解开了他的衣服,仔细打量他的身体。常年地狱式训练,蔡居诚的身材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在邱居新眼里这不过是锦上添花,就算没有,他的师兄依然是匹珍稀的锦。
  beta的身体没有omega的柔软,却对两个alpha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后颈不算明显的腺体,此刻正被柔软的舌头摩挲。
  郑居和能感觉到蔡居诚在发抖,不是害怕,而是隐忍的愤怒。他无声冷笑,一点点描着腺体的轮廓,像是安抚濒死的猎物,只需一个时机……
  蔡居诚的双眼猛然睁大,透着不可置信。
  郑居和的信息素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前面邱居新也没有停下他的动作。他的双手游走于完美的身体,嘴唇霸占着柔软。
  蔡居诚被他们两个夹得动弹不得,嘴唇咬的发白。
  “师兄,放松…”
  “放松ni…啊!”
  抛开生殖,邱居新和郑居和只是想占据这具美好的身体。他们一前一后,纪律严明的发泄自己,偶尔换个方向。虽然没有言语交流,倒是明枪暗箭。
  在那之后,不知吃了什么糖衣炮弹的蔡居诚,也满口不提邱居新的坏话,只是偶尔会脸红地踹他一脚,大家都心知肚明。
  郑居和也没指望蔡居诚那张嘴会说出什么甜言蜜语,只要偶尔看见他,稍微玩味地笑笑,蔡居诚打寒颤的样子都能令他愉悦一整天。
  

【露中】卜

※ooc高能预警(复健中)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突发奇想

“听说先生通晓天文地理,能卜各种人事。”
  “不问生死。”
  王耀抿茶,暗中打量了眼前身着军装,有着一头淡金色短发的男人。他的军衔不算太高,半张脸埋在围巾后面,可以看出他在笑。一闪而过的紫色光芒藏在他的眼眸里,莫名觉得深不可测。
  “听说先生解决了不少问题,每一位问卜的客人都满载而归。”
  “何足挂齿。”
  男人的身体藏在厚实的军大衣内,披风上沾着的雪粒被温暖的炉火烤化,滋滋地融进柔软的羊毛里。
  屋内点着几盏宫灯,窗户上挂着刺绣帘子,上好的茶叶在小巧的茶杯里打着旋儿,冒着香气,冬夜的冷冽进犯到窗口便戛然而止。
  “您要卜什么?”王耀的脸在昏暗烛火的辉映下有些朦胧。
  “卜过自己吗?”
  “没有,行有行规。”王耀摊开算筹。
  “在这之前我不信这些东西,我更相信我自己的实力。来到这里也是因为,有人控告您是个间/谍。”伊万的脸上仍然是和蔼的微笑。
  “所以为什么不给自己卜一下?”他的右手拨弄着眼前的算筹,碰撞声在夜里格外清脆。
  【可怕的男人】
  王耀面无表情:“我更愿意相信您并不怀疑我,不然您怀里那把枪早就出来完成它的任务了。”
  “哦?”伊万脸上的笑意愈发不可揣测。他身上藏着凛冬的杀伐,表面却有一幅平易近人的模样。他起身披上披风,推开门之前转身补上一句:“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您猜的一点都不错。”
  两盏茶还冒着热气,却没能盖住言语间的揣测。王耀收整散乱的算筹,一言不发地慢慢饮茶。
  生逢乱世,刚刚离开的人却有晋升之相。不过这与他无关,更紧要的是,他要知道是谁在暗处诬陷他。
  雪还在击打窗棂,结果却已经明了。王耀耳边突然响起一句:“卜过自己吗?”
  战争宣告结束那日,王耀一如既往地品茶,没有任何胜利的喜悦。沉重的门被推开,走进一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他身上血腥味更浓,军衔也更换了好几次。
  “都说你算的准,那我为什么要来你知道吗?”伊万的脖子上依然缠着围巾。
  王耀很想翻白眼,伊万这些年来总是会寄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完整的熊皮,一张乱涂乱画的纸,一根残旧的水管……王耀总觉得伊万是随手抓到什么就寄什么,尤其是写满鬼画符的纸,他总觉得是什么阴险的诅咒。
  伊万当然不知道王耀在想什么,那张纸其实是他写的情书,直白翻译过来就是“变成我的吧,王耀。”末尾他突发奇想画上的♡,被王耀当成了某种诅咒用的特殊图案。
  一次次血的洗礼后,伊万总是会不由自主想起那次见面,王耀过分好看的眉眼藏在朦胧里,那画面就缠了伊万很多年。等待可不是他的作风,他应该用一些手段去满足自己,把王耀锁在身边。
  于是现在,他来实现目的。
  “变成我的吧。王耀。”
  这些年王耀也不是白过的,他自然想知道伊万在干什么。算来算去,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爱在伊万身上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强烈。
  有时候他抱着卷轴躺在躺椅上发呆,脑内是那次见面时泛着冷气的和蔼男人。就连他泡茶时,总觉得水面上倒影着伊万藏在围巾后面的脸。王耀到最后索性瘫在床上自暴自弃:“好烦阿鲁。”
  伊万自己回答了答案,倒也是他的作风--强烈的占有欲。
  “把我们算在一起吧,王耀。”伊万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容,伴随着一个深吻。

【韩叶】仿生人饲养手册

  ※一些脑洞

        【1】
  叶修收到了一个仿生人,高大威猛。肌肉隆起完美的线条,紧身的黑色制服勾勒出傲人的身材。
  “啧,有的玩了。”
  【2】
  叶修打开百度:仿生人如何放养
  答案:不行,仿生人是可爱的孩子,它需要跟主人在一起。
  叶修瞟了一眼旁边的韩文清,目测了身高体重。
  哦,可爱的…孩子?
  【3】
  叶修继续百度:仿生人如何饲养
  答案:取名,买新衣服,像对待女朋友一样。
  叶修匆匆浏览淘宝页面,形形色色的模块从他眼前滑过。
  “星空压眼!真人风!只需30元!三对包邮!”
  “上新玻璃眼,让你的仿生人拥有漂亮的眼睛!”
  “新款亚麻色美人尖长发,只需120元!”
  叶修拍拍韩文清的肩膀:“叶狗蛋,你会洗衣服吗?会洗的话咱就别买了,我看看这身没什么可以换的。”
  韩文清低头看着距离自己一个手臂长的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下。
  “我叫韩文清。”
  【4】
  仿生人身体原来是可以更换部件的。
  叶修扫过不同尺寸的某部件,他想着调戏一下这个总是面无表情的韩文清。
  “老韩你看,我们换一下怎么样…卧槽这么大?打扰了。”
  【5】
  韩文清太阳穴旁边的圆圈闪了闪。
  “叶修为什么扒我裤子?”
  连上网络,进入数据库,搜索“主人异常行为”词条得出答案。
  “叶修需要精神满足。”
  仿生人很好的执行了这个认知。
  毕竟,一个优秀的仿生人,就是要满足主人的各种需要,各种。
  【6】
  叶修觉得仿生人的学习能力真是太过分了,他躺在床上揉腰。
  他本来以为可以玩弄韩文清,没想到反而被韩文清玩弄了。
  他点燃一根烟,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韩文清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走进卧室,宽厚的手掌摸摸叶修的额头。
  【体温正常】
  【识别:烟】
  【O掐掉  X讲道理】
  【执行完毕】
  叶修看着自己的烟被捏成平面以一个完美的弧度进了垃圾桶。
  【7】
  直到最后,叶修明白自己永远不可能饲养一个仿生人。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韩文清,他走过去吊在韩文清肩膀上,往韩文清耳朵里呼热气。
  仿生人的学习能力非常强悍,比如韩文清已经不会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识别叶修的体温是否正常,而是选择扭头,送出一个深深的吻。

【维赛】应急玫瑰

  *【警】维鲁特x【警】赛科尔
  *闲来无事来点糖吧

  每天大概不过如此,一如既往地巡逻,处理突发事情,巡逻,各回各家。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吗?听说街头装了箱子,每个箱子里都有一支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有人负责每天更换。传闻这是为了一见钟情应急表白,可这跟工作没什么关系,没人会偷玫瑰花。
  赛科尔手里握着手电筒,扫过一个应急箱。原本今天还是他和维鲁特再正常不过的一天,夜间巡逻,然后?可能他会因为不慎踢坏沿街摆放的喂养流浪猫的食盆,然后把责任推卸给早就坏掉的路灯。或者把手电筒当荧光棒,窜上窜下以为自己是暗影之王,结果摔坏了手电筒。反正无论如何,维鲁特都会帮他善后。
  但今天是无趣的一天,因为没了维鲁特。
  维鲁特临时去了另一个街区,二人组只剩下他一个人。赛科尔有些无聊,他摸出一只泡泡糖,努力吹到最大,享受“啵”的爆裂声和糊脸的快感。
  要是让维鲁特看见,八成还是会说:“赛科尔,不要幼稚,好好工作。”
  “谁幼稚了?伟大的暗影之王从不会幼稚。”赛科尔揉一把暗蓝色的头发,警帽歪斜在他头上。
  他沿着熟悉的路慢悠悠地晃着,偶尔会有一两只流浪猫快速闪过,他举着手电筒帮它们指路。三两只鸟在漆黑的枝头上咿咿呀呀叫着,某家院内一只狗低声回应。风吹过树叶,沙沙掉进瓶瓶罐罐的唱和里。
  平安无事。
  他不得不承认,维鲁特,这个有着一头银发红色瞳孔的人,的确是个很完美的同事。他从不暴力执法(这时候赛科尔真的会叫屈,他不过是把犯人摔在地上。),绅士有礼(赛科尔不会觉得自己对待女士有什么不好的行为,为什么维鲁特会更吸引人?)还有英俊的外貌。
  至少从维鲁特和他一起巡逻以来,犯罪率下降,围观率上升。
  “一点都不好。”
  赛科尔继续挠头,他很乐意承认,他喜欢上了这个稳重的,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前辈的,勉强好看的后辈。
  “所以我该怎么合适的表明?”赛科尔望着稀疏的星辰,这不是他的作风,适合他的作风应该是把维鲁特挤在一个墙角,双臂架在维鲁特两侧:“喂,跟本大爷谈恋爱。”
  “为了喜欢的人应该收敛一下。”他猛然想起警局里的小姑娘这么说过。
  收敛,维鲁特的确这么说过自己。
  好吧好吧,追人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赛科尔胡乱挥着手电筒,惊起一两只鸟的啼叫。
  他看见街角的应急箱,那支玫瑰上还隐约可见露水,看来已经有人换过了,绝对新鲜,艳红色的花瓣就像维鲁特深邃的眼瞳。
  “我现在看什么都像维鲁特才真是见鬼了,我才离开他一会儿而已。”赛科尔打开应急箱,把玫瑰花拿出来。
  他一手抓着玫瑰一手拿着手电筒继续走着,把沿街可以见到的所有应急箱全部打开,走到最后一条街道时,他已经抱了满怀的玫瑰。
  “我大概会上新闻。”赛科尔愉悦的想着。
  下个路口,他隐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他走来。
  “赛科尔,别告诉我你把巡逻的地方所有的应急箱都打开了。”维鲁特很远就看见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向他飘来。
  “没错。反正它们本身不就是拿来用的吗?”赛科尔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拿来做什么?”维鲁特扶额,明天真的会上新闻,没人应急求爱时会用这么多玫瑰。
  “送给你,维鲁特警官~”赛科尔拉长尾音,漂亮的蓝色眼睛里映着星河。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下一句话,就被维鲁特摁在墙上热吻。
  “要是让那些着迷他的小姑娘看见她们心悦的男神有着如此粗鲁野蛮的吻技……等一下,好像还不错。”赛科尔觉得自己差点断气。
  至少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他双手绕过维鲁特,火红的玫瑰贴在维鲁特背上,一个吻慢慢加深。
  月明星稀。

【all蔡】走好我们这一代长征路

  *当武当全门沦落到靠送礼物刷俏师兄好感,痴情弟子泪雨滂沱为哪般?
  *武当弟子x蔡居诚(含邱蔡萧蔡各种蔡)
  【盲狙全国三(我终于出锅了哈哈哈哈)】

  “系统提示:您的攻略对象‘蔡居诚’已上线。”
  这条弹幕在天上发出七彩的光,照的全武当上下以为掌门突然飞升,纷纷跑出来凑热闹,没想到竟然看到他们的失踪已久的蔡师兄正端坐在金顶上,面无表情瞅着下面目瞪口呆的武当弟子们。
  蔡居诚还没意识到底下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想知道谁能一夜之间把他从点香阁拉出来放金顶上。
  还动不了。
  打头的是邱居新和看热闹的宋居亦,后面是郑居和拎着毛笔停不下来的萧居棠,再后面就是浩浩荡荡的武当弟子。萧疏寒刚刚闭关出来,就看到这么个阵势。
  “师父救我!”萧居棠收回纸笔,一幅乖巧懂事的样子。
  萧疏寒:“。。。。”
  他看了一眼金顶,一个熟悉的身影端坐在上面。
  “上面说,要是想让居诚下来,就得爬金顶完成任务,到地方还要刷礼物,居诚答应谁谁才能抱他下来。”郑居和丢开萧居棠,指了指上面五彩斑斓的弹幕。
  “可以公平竞争蔡师兄!”
  这个念头令一众武当弟子摩拳擦掌,看身边同门的眼神瞬间充满火药味。
  通往金顶的路被气墙分成了三段,轻功径直上去是不可能了。再抬头看看规则,发现居字辈四位每位身边早已经摞起两人高的礼物。
  然后萧居棠的礼物被郑居和强行没收充了金库。
  “就当下个月的纳穗。”郑居和笑眯眯地把萧居棠扔给了萧疏寒。
  萧居棠表情呆滞,有口难言。
  邱居新已经站在第一段路的尽头,他的面前浮现出一行字:“第一步:向世界大声说出你的爱。”
  邱居新看了一眼金顶上的蔡居诚,蔡居诚也发现邱居新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他刚想开口骂人,邱居新就气沉丹田:“我喜欢师兄!”
  “滚!!!”
  金顶传来蔡居诚一声怒吼。
  “我们都喜欢蔡师兄!!!”
  “我想x蔡师兄!!!”
  “蔡师兄我的!!!”
  蔡居诚看着下面鬼哭狼嚎的场面,听着不堪入耳的告白,气的满脸通红。却被下面当成了害羞。
  郑居和拿出三麻袋糖葫芦排在地上。
  邱居新拿出蔡居诚绣小脑斧的忘尘衫。
  武当某弟子掏出蔡居诚手帕x1
  ……
  气墙面前很快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蔡居诚身边出现了一个进度条,里面透着一点红色。
  “邱居新好感+10,郑居和好感+20,宋居亦好感+5……累计好感值300,第一阶段完成。”
  气墙消失。
  萧疏寒的目光始终追随蔡居诚的动作,他很清楚自己的徒弟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当失踪已久的蔡居诚出现在金顶上时,他没有去想责怪,没有去想惩罚背叛师门之罪,只是在想:“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又去了哪里?”
  萧疏寒默默跟在众人身后。
  这时蔡居诚听见弹幕报数,气的两眼发红。什么混账东西!他蔡居诚怎么可能对这个门派里的人有好感!
  人群中那个鹤立鸡群的身影,掏出他的自尊,狠狠摔在地上。
  人群中那件忘尘衫的主人,陷害他远走师门沦落点香阁。
  那些人…那些人…
  蔡居诚咬紧牙关。
  为什么还记得自己最喜欢什么?!
  为什么还要说那种话?!
  “第二步:请让攻略对象开心。”
  面色微红,双眼朦胧,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的蔡居诚,双手紧握成拳,眼神透出杀气。
  “我喜欢师兄,真的很喜欢。”邱居新望着蔡居诚,一字一顿的说到。
  “我从来没想过陷害师兄。”
  萧疏寒站在邱居新背后。
  从什么时候开始,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徒弟在想什么了?
  他只看到了那天夜里的龙争虎斗,蔡居诚的死手,邱居新的重伤。
  可他没想到,邱居新也曾每日跟在蔡居诚身后,蔡居诚过去买糖葫芦还会多买一根。
  “居诚,我们都没有厌恶过你,你看邱居新不就知道了吗?”郑居和拎着不安分的萧居棠。
  “是呀是呀。”萧居棠疯狂点头:“师兄下来吧邱师兄真的很喜欢你我以前看见他半夜进你房间偷偷唔唔唔唔……”
  宋居亦瞪了萧居棠一眼,拖着他藏回人群中。
  “老五你疯了吧。”
  “你懂什么,这叫男人的激将法。”萧居棠坐在地上记小本本。
  我只知道这样绝对会被大师兄记挂几个月!
  宋居亦胆战心惊。
  蔡居诚表情复杂,如果不是不能动,还不如干脆一跳了之。现在这种局面,真让他不知道怎么开口,羞辱和喜欢他已经分不清,从他离开武当开始,所有集中在他身上的目光…
  是什么?是什么?
  是耻辱!
  现在呢?
  “第二阶段:完成。”
  蔡居诚的进度条满了半截,气墙消失。
  “第三阶段:自我争取。”
  平地突起无数陡石直冲云霄挡在武当众人眼前,来不及多想,纷纷运起轻功往金顶上冲。
  速度比以前抓恶意跳金顶讹人的华山还要快。
  等他们到达梦想中的那个人所在地,却瞧见自家掌门抱起心头白月光下了地,邱居新直接蹦了下去。
  武当:抢不来抢不来。
  这时日头已经高照大地,他们这才意识到,全武当上下为了一个人花费整整几个时辰,只是为了让他回来,却心甘情愿。
  武当弟子索性横七竖八的躺在金顶上晒太阳。
  “蔡师兄回来了呀。”
  “可不嘛。”
  “不容易不容易。”
  以前的金顶来去自如,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可是今天,他们在这条路上花了几个时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以后给后来的说说,咱这一辈儿可是抢过蔡师兄的人。”
  后来的后来,蔡居诚重新回到了武当,没人知道那天下午掌门和居字辈为何神秘失踪。我们走好了娶回蔡师兄的长征路,已经足够了。
  走好我们这一代长征路,娶回可爱的蔡师兄。
  

盲狙全国一,微ABO
屏蔽词真让我心烦